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雪糕

之前看过一位太太的短慢起的小脑洞。
狄大人的洁癖,还有方法治的,应该吧。
不知道自己在乱写什么,我先跑路。


巧克力,薄荷,咖啡,焦糖,芋头...

看到贴着打七折的雪糕柜,狄仁杰想起自己也有好久没吃过雪糕了。

于是乎就有了这一幕,晚饭后看到狄仁杰从冰箱掏出一盒小号雪糕的李白有点惊讶。

在一起这么久,他还真没看过狄仁杰吃雪糕的。

也就默认为狄仁杰这样老古板的人怎么可能会吃雪糕,这么小孩这么少女的东西。

还巧克力果冻豆的特别口味呢。

果冻豆,他怎么没看出狄仁杰有这么样的一面呢?

坐在沙发上一口一汤匙的狄仁杰感受到来自某人的炽热视线。

他转头,看见逐渐挨近自己,目光灼灼的自家爱人。

视线似乎盯住自己手上的雪糕,一副求投喂的模样。

狄仁杰定了一下,瞬的移开了手。

“我明天给你买一盒,一大盒。”

说着,他挪得更远一点,生怕李白一手夺过雪糕就是一口。

天知道即使是李白,他这么亲密的爱人,连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他的洁癖症该来是还是来的。准时准点比得过绝大多数的大姨妈。

眼见李白不放弃的往他逼近,他后退要闪却不慎绊倒了,便向后被扑倒在了沙发上。

为避免被李白抢到手上的雪糕和汤匙,两手乱晃着。显而易见的结果,狄仁杰目视被擒着的手,心里臭骂着不闹就不开心的李白。

然而,异样的温软就在此时覆在了他的唇上,接连那如流蛇的舌趁他愣住的时候,入侵他的口腔,扫荡他的舌与当中残留的冰甜滋味。

良久,李白才退了出来,放过了一如往常不善换气的狄仁杰。

“这雪糕真正好滋味啊,怀英。”

末了,他还舔了舔嘴角,像极了餍足的狐狸,这才坐了起来,放过身下的人。

受到冲击的狄仁杰用握着雪糕与汤匙的双手掩面以藏起那片红得滴血的面目。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好快点平息自己呼吸率。

该死的,李太白。

最后,坐在沙发最远一端的脸皮薄狄仁杰狠狠地瞥着同样在沙发另一端坐着的爱搞事李白,并一边吃一边咬着汤匙发泄。

评论(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