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长安

李白不知道事态会进展到这般严重。

想他一入长安,一剑一酒葫芦一诗,朱雀门下轰动了大唐京城女帝。潇洒酒侠也深深烙在了长安城人们乃至那鎏金所属之人的心里。

二入长安,没了一贯的从容不迫,漫不经心及随性。他还是一剑一酒葫芦却没了吟诗作对的心思。他只有满腔的怒火及骇人的杀意。直奔杀进大明殿的气势撼动了整个长安城,他只要讨个说法,而不是能让他满意的理由,他会选择同归已尽。逍遥的剑客第一次向人展现出他的冷酷无情,也是第一次他发现站在殿前备战一想铁面无私的严谨清冷之人的柔软,无奈及无助。终了,失落的他一入快狠准的闯关速度,也已电光之速度,逃离这令他忆起许多美好许多哀伤的繁华大城。不带走一片云彩,却独留了一瞥给那原来已经放在心上的人。舍去了舍不得的人,他只想找个无人之地去舔舐自己的伤口,去一醉再醉倒地不起去思恋他逝去的故乡,好像也会逝去的那人的爱意。

三入长安,刚过城门便被探知到。长安对他如惊弓之鸟般慌乱。他依旧是一剑一酒葫芦,并夹带了对那心中人万般的思念。长城的守护者们开始了对他的追击,好似他是什么毁城的妖怪。

不是他,他闪了钟馗。

不是他,他挡下了武藏的刀。

不是那个无时无刻都守护着这长安的父母官治安官,那青天明月狄仁杰。

再抬头,他看到对他张手备牌的意中人,却笑不出了。那人鎏金的瞳里映出自己的身影,却面无表情。背后的追兵就快来到,不足让他说太多。他不想伤害眼前这个人,他也只剩下这个了便再无牵挂。这次回来这伤城本意就是为了他,找到他,看看他。

轻易躲过那人甩出色六面追凶。刀剑无眼,于是他随手就甩出了随身带的酒葫芦,再一跃来到被出其不意的攻击导致有点手忙脚乱的狄仁杰的上方。凌空而下的强大气压使还没稳下身体的狄仁杰顺势倒在了屋顶上。猛地一脚踩在他的右脸边,刚刚好落在他的右耳边。一些弹起的碎瓦砸得狄仁杰脸边划出一些小血痕。他不舍得让他受伤却无可避免,唯有让他再参不了战,自己先开溜了吧。

再对视了一眼那鎏金,李白才腾空飞跃到另一座顶上。前方的小密探朝他飞来与身形不符的大飞轮,脑海里却满是那人的脸孔。动作轻盈敏捷的剑客游刃有余的躲过所有攻击。他要速战速决掉这一切。

“抱歉,怀英。”他带着愧意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他唯独不想伤害却伤得更深的人。狄仁杰的右手整个被白布裹了起来绑在了胸前。

这些都是他想不到的。打他踏入这室前,夜深被请来的老医者说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这才知道这人在屋顶上大意不小心摔了下来,虽然意识到了有所阻挡,却还是伤到了惯用的右手,需要个把月才能复原。

他该把他带到地上才离开啊。李白在心里百万个问候着自己。床上的人脸别了过去,没看自己,应该是相当的气愤了。没有以背示人应该也是因为有伤在身。

李白低头看着脚尖。向来来去如风,潇潇洒洒的人,一时再说不出话。

“拿去。”

惯用的酒葫芦出现在视野,李白接过的时候有些意外。

“不关你的事,是我要接酒葫芦大意才摔伤的。”

那人说着,却没有回头看他。狄仁杰没脸看他,毁他家他乡虽说事不关已,始终他是个大唐人。他怎么敢留他,又有什么资格去留他。

“傻怀英,再多的酒葫芦也不及你啊。”

“你...总是很宝贝它的。”

李白失去得太多太多。就算是随处可见的酒葫芦,狄仁杰也不愿意再看见他又再失去拥有的东西。即使只是个酒葫芦,也是总比自己更长久的伴过他大半个人生的物件。即使只是个酒葫芦...

闻言,李白终是忍不住了坐在床沿去看狄仁杰。扳过他的脸,逼着狄仁杰直视他。鎏金的眸子带着的些许慌张都尽收他眼里。指腹磨蹭着下巴,感受那久违的触感。

他还在想刚刚战斗中的狄仁杰怎么这么轻易地被他搁倒。精准度高,零失误的治安官向来一甩一脸,即使是好身手如自己往日还是无可幸免被甩一二的。怎么可能这么近距离都会六牌甩空。这明显是这人故意甩的一手烂牌,只是自己看不出而已。

那冷清的眸子既不是无情也非无意而是过于震惊来不及反应罢了。细思之下,自己三年来音讯全无才是真正的大混蛋。突然出现,谁不会被惊吓到,何况是他?

“我回来了,怀英,我真的回来了。”李白直视着狄仁杰吐着温柔的语句,目光中是无尽头的暖。狄仁杰失措带着迷茫的眼神让他有些担忧。他不是梦不是幻影,是真实的。若要他提醒,他会一直说一直说的。

“嗯...”狄仁杰的左手爬上了那握着他下颚的手。彼此交换的触感,才真真实实让他意识这人是真的。

一时的感触,眼眶中生了几许的湿意。他想扁过头,不让李白看见自己少有的失态,却被那手禁锢着动弹不得。再来是李白突然放大的脸,他以额对额的姿势盯着自己,让狄仁杰瞬间脸发烧发红。

“怀英,太白心悦你。”

“嗯。”

无需多言,心有灵犀。

全文完

ps

“......”右手还裹在胸前,单频左手甩牌,准度力道都失了五成。狄仁杰唯有看着眼前还在迅跑的犯人。

“哈哈哈哈哈哈,狄仁杰,你也有今天!简直是大快人心极了!”幸灾乐祸的犯人看着没有追上的令牌,反停下回头去嘲笑长安治安官。

这一句也让周围的民众站直了。

狄仁杰是出了名的腿短,但是速攻up暴击up准度up的。平时虽然跑不过,但凡在范围内,只要令牌到,几乎犯人都是手到擒来的。也就是说虽然高攻,但也就是射程远赢得快狠准,也就没了练跑的机会。也许就是如此,才会被调笑为短腿吧?

嚣张的犯人努力笑着,却不见狄仁杰皱一皱眉。那冷静自持带着高傲看傻逼表演的神·犯人视角·情,反让犯人自焚自怒,小宇宙爆发。

“狗官就别以为自己总是赢的那一方!!”以为自己可以趁人病拿人命的犯人这就发力攻向眼中的小·自以为·鸡。

吃瓜民众表示小鸡另有其人呗。

殊不知,下秒犯人身下便出现了个大圈。

“你以为你谁啊,欺负我娘子...”代价是很大的!!

才看见那寒冰的蓝放的狠话,便是一阵鬼哭狼嚎。

“太白,别闹,说了多少次别这么说。”

“本来就是,何来闹❤”

牵起那手,两人又继续了日常的巡逻。

这事儿每过几日便会有一次,长安人们早见惯不惯,偶尔被强塞几口狗粮,闪狗眼。

不知现在,估计往后的长安都是如此热闹的吧。

可喜可贺,真是可喜可贺。

真的没了的完。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