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哄

“怀英,抱歉嘛!”

“元芳,在陆儿巷子的调查到怎么了?”

“怀英,白是无心的!”

“李捕头,刘员外嫁祸妻子谋杀小妾之事已有裁决,明儿午时斩。”

“怀英,你听我说...”

“东边集市有人闹事?东捕头带着捕快随本大人去现场。”

“怀英,回来啦,白给你泡壶好茶...”

狄仁杰没理他,走到案台前坐下执起笔墨即下笔如有神。时而皱眉时而愁眉时而鄙视,就不理他。打前晚那事情后,这人就没再理过他了。

他知道他错了,可不要这般不理不睬不看不听,把他视若无睹,视为透明,当作不存在之物。这样,令他好伤心。

如果那一脚会造成这般后果,他就是自己摔屋顶,也绝不找死的。他...他也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想看看他略为失算,措手不及的模样。狄仁杰那错愕的样子也还历历在目,许是认定了自己会想平时般放水让一让他,却不想自己用了十成的力度砸了下去。还好狄仁杰稍是闪开了,不然......自己可不敢再细思下去。

瞄瞄狄仁杰脸边的大片红印及因碎石划伤而用白布覆上的眼角间与嘴角。左嘴角还肿红了起来。后脑的部分该是肿了,搽了药膏,浓重的药味充满了整个范围。

难怪,见到自己的那小密探那眼神如此吓人。他把他心里重要至极的狄大人弄成什么个惨样了?

狄仁杰是有多相信自己才这么放心?

他也就是信自己才这么无防备...

现在,狄仁杰对他的信任,应该也被那一脚砸得支离破碎了吧?他宁可他骂他,拿着令牌追着他砸,也不是现在这样视他如无物。

他觉得委屈,可更应该委屈的是狄仁杰。李白知道,也害怕,怕失了这清冷的人。确实清冷,狄仁杰傲气起来,令人无奈,让人失措。李白也自知,这无奈是他自找的,也是他该受的。千错万错还是他的错,怨不了人,怨不了。

黯然神伤的人万般无奈,浑身解数也解脱不了这困境。只默默地站在一旁,只看着他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狄仁杰站起来走了。他没看李白,李白也就只看着那空荡荡的木椅。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可自己又没有办法。他还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但还是没查看,估计狄仁杰也搭理自己的意思。

“过来。”他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响起,以为是幻听,可是还是奢望般地抬起了头。

他没有错过狄仁杰转回去的头,他的狄大人似乎真的在叫他。然而,他会这么轻易原谅自己吗?

“上药。”来到屋子中央的圆桌,狄仁杰便推过了一瓶小白瓷瓶。只说不看,那点小动作看在李白心里暗喜,也就没多说,坐下就开始为狄仁杰上药。这才看到不知露出的部分,原来他肩上也是一大片的乌青。刚刚的窸窸窣窣原来就是为此。

沾了药的手触上之时,明显感受那人颤了颤,还有轻折的眉间。相当痛吧,他顿时又懊恼起自己的不知轻重。自己做的孽,怀英来受。静静的完成了一系列的擦药动作,李白还为狄仁杰穿好了衣服。尔后,又是一阵沉默。

“酒葫芦不见了也不知道。”有点责怪地说着并把手中的酒葫芦塞进了李白的怀里。就知道拿来摔自己...

“这......”李白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回看着狄仁杰,就盼他再说些。被冷落了一天的李白表示听不够,就是被嫌弃也不够!

“下不为例...还有茶很好喝,谢谢你,白。”

他这才发现刚刚为他准备的茶水不知何时被狄大人拿了过来并解决了。他的怀英绝对是世界上最好最棒最善解人意的完美情人。于是,他向前就把人抱了满怀,当然很长心眼的没有压到痛处。在他的右脖颈蹭了蹭,细细地咬着。

“白!”有伤在身的狄大人明切表示不想要接下来的发展,而且...

“怀英...”李白以软软地音调说着那人的名字,颇有撒娇的意味,也应该是相当明显地在撒娇了。

“我...忙...很多人上书参你一本。”

“额...”

“所以我忙到现在才有时间缓一缓,等下还要看公文。”狄仁杰指了指案台上还高着的文本。

“都是...”

“嗯。”找到把柄,准备让女帝好好罚你的。各种天花龙凤,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只有更怪的理由都出来了。看你平时真的浪得很,加上女帝的垂青,更是让朝中各人眼红极了。此次误伤的还不是别人,还是女帝宠信的狄仁杰。机会来,还不狠狠参你几本。单单危害朝廷命官就够了。连平时和他自己作对的大臣都反过来帮自己,看来李白实在是浪迹天涯,不能再浪,也拉得一手好仇恨。这不自己还要包他护他帮他抹屁股。虽然不担心女帝有所动作,但是想想下次早朝,他估计又要深受其害,耳根不得清静。当然还得加上李元芳的份...元:让你家暴狄大人,上书奏请女帝划分隔离!绝对要!

“怀英都不理我,是因为...”

“我忙。”当然不排除他小小的报复心,那一脚可真够他痛的。然,看着那逍遥派变得那个模样,他又不忍心不舍得了。唉......

“怀英最好了。”只听想听的,足矣。李白手搂挚爱,笑得春风满意。

接下的时间,他就傻笑着陪着狄仁杰批阅公文。那不时的歪笑让狄大人看公文看得有点心毛毛。当晚夜里,铁面无私的狄大人华丽丽地遭了被痴汉狂追的恶梦。

至于李白在守了狄大人睡下,便开始了午夜屠夫的事业。那毛毛的笑八成是给怀英的,两成是如何报复社会的坏笑。狄仁杰不知道,坐在他身边的安静剑仙在他看文本的当儿也把那些上书人的名字也默记在心里。

小样的,参我一本事小。女帝不让我碰,我就算把人偷了也没人拦得了。狄仁杰腿短,要捉人也容易。但是扰我怀英清闲事大。

哼,且看本剑仙教你怎么做人。

于是乎,翌日的狄仁杰几乎无事可干,连手上的文本也被各官各府派人拿了回去。

“奇怪,真的好奇怪。”没事干的狄大人表示浑身不自在,又不知道怪在哪儿。

“奇怪啥,白给你泡壶好茶。”

没事干最好,这才有时间陪我。

哼着小调咬着草泡着茶的剑仙心道。

全文完

这梗真是给了我没完没鸟的脑洞啊~大家随便看~

评论(7)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