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圆

抱歉,迟了这么就的真●元旦贺文😂
卡到现在我也不知所措,于是,烂尾了。
有所不明,请发文,我古文不怎么会写,所以有点混合体,敬请见谅。
同样,不喜勿入,此文白狄,谢谢。


黑夜中,长安大街小巷却亮起了灯。花灯,街灯,烛火四起,耀得整个长安金光灿灿,好似日间。街上摆了大小的摊儿,家家户户开着门窗。普天同庆,一起欢庆,一同等着迎接新年的到来。欢欢乐乐,开开心心,逛着街儿,吃着小食,玩着花灯,看着热闹。

情人间牵手同步,家人们阖家同欢。小的跑跑闹闹,大的在旁看着闲家常。


自己呢,一人一剑一酒葫芦。他想了想,这酒馆是不用去的了,这热闹的气息已不甚适合他。几年前的他或许会与人们把酒同欢,吟诗作对,话风月。现在家乡没了,至亲至友也没了,只他孤身一人。多了分沧桑却少了从前的潇洒风趣,豁达话趣。

他,怎么还能在这些欢乐的日子高兴得起来。仇恨是放下了,可遗憾是终身的。遗憾...走着走着,他来到了那朱雀门前。大门两边悬挂着又大又美的红灯笼,也照得那几字显眼极了。不知道那人怎么样了,他记得他没什么提过所谓的亲人存在。那人眼里最重要的无非就是大唐的至高掌权者武女王,或是身边那随影相随的密探李元芳了吧?刚刚经过宫门,看到成排等着入宫赴宴的官车。现下,大概是在宫里庆祝吧。

虽然这样想着,却还是不自觉往狄府走去。也许可以等他回来...当初离开得这么恨绝,可不知他还待见自己吗?

还没开始便结束的恋情...国仇家仇

...回乡之时便打算拿着家乡的定情物回大唐去找人道心意。不料,再回去便是大殿对峙的局面...呵...天意也...天意呀......

来到狄府,一片漆黑。来到以往总爱去打闹那人的办公处,没人。来到那人的寝室门前,没人。跃上狄仁杰寝室前方空地的桃花树上,从前来过多少次,在树上看着室内那人影,也只是看着而已。一直不敢道明心意,就怕说了,连见面的机会也没了。倒不如当作普通朋友,再简单也可以如常交谈,靠近他,看着他。现在,都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随手捉了一片绿叶,咬在嘴里。自己当真是要一个人过了。

回神靠牢枝干,准备在等待期间,小息片刻。这才看到桃花树上吊了一些花花绿绿的灯笼,灯光打在桃花树底下的石桌椅。又让他忆起那时和他偶尔对饮的时光。他轻笑着似在嘲笑自己的命...

那时,他说得他一文不值,说他表里不一,说他是女帝的走狗,说他指不定还是女帝的面首。他还会原谅自己的出言不逊甚至不留情的大打出手吗?那肩上的伤,没事吧。他记得,他怒急攻心的狠手。

“是谁?!”

突然传来的脚步声让李白立刻拿起了剑。

“夜闯狄府有何贵干?”

要想伤害那个人,他会毫不犹豫地抽剑的。那人虽不至于位高权重,却一直是女帝最宠信的人。因此,想害他巴结他甚至刺伤他的人可多着了。而他,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的。自己最后的牵挂,也许只剩下他了。

“......”

暗处那人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往石桌走来。

“你...”

在看清了那朝思夜想的面容,李白止住了本要接下的责问。

“狄某以为这是狄某的住处?”

把托盘放在石桌上,狄仁杰抬头看上那许久无半点音讯的白衣人。

“狄大人...不是在宫宴?”

“啊,逢场作戏,不去也罢。”大不了又是一堆想着巴结他的官员直围着他歌颂赞美献殷勤,想着就烦,脸色也沉下了几分。

“还真我行我素啊。”大唐之下,胆敢这么不给面子武女帝的大概也只有眼前这人了。

“狄某为官是为国为民,做好本分,已足矣。倒是什么风把剑仙大人吹来了。”狄仁杰可没忘记当年李白是多么的痛心疾首,黯然失意地逃离这大唐。他没能说上几句,毕竟毁他家园的主意自己也牵涉其中,可不消灭那些人为作物,受苦的会是苍生,更多的生灵。

“...就回来走走。”

“......”

“没事了,李某这几年查探过了。女帝所言有理,若不毁了那西域,恐怕现在魔种已开始进攻了。的确,西域的人们都被暗地里改造着。混在所有主要食水主要通道的药剂...”他看得出狄仁杰对他的顾虑,也不妨说说他所寻到的真实。他以为的西域王家却是这样暗地里对着子民干着这等事,只为可以让西域更盛更壮大。发现真实的他是震惊也是伤感的。人啊,为何总有些莫名的追求野望,明明好好过日子便已是上天最好的恩赐。有家有人,有食有水,有欢乐有惊喜,有悲伤有遗憾,便已经足够,不是么?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了片刻。直到狄仁杰开口打破了这沉重。

“如剑仙无事,不妨共食共饮一番?反正狄某也是孤身一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李白对上那鎏金,夜里更是清明闪耀。

“那太白不客气了。”他回以一笑便来到了石桌坐下。


狄仁杰忙着摆弄碗筷和布食水。

“太白以为府上都没人了?”

“这粗茶淡饭,狄某还是会料理的。”

闻言,李白有些讶异的看向说话的人。狄仁杰可不像是会下厨的人。

“就连武女帝都用过呢...”看李白那副又浮现出的欠揍样,狄仁杰说着,当年还在流离浪荡的日子时,还是他负责煮食的。女帝都没意见了,这家伙可有意见啦!

眼看狄仁杰一副面无表情“只是有些意外。”顺手起筷便是一块辣子鸡“这手艺可还真不错。”

“权当过得去吧。”狄仁杰回着,也起筷吃起饭来了。

“小耗子出任务了?”不见了那总是伴在他左右的密探,感觉就是怪。

“非也,是元芳。让他放几天过新年了。府上的都是。”

“这长安,谁掌啊?”

“狄某不是人么?”

“...可”

“几天,狄某还是过得去的。”狄仁杰突然瞥了李白一眼,当狄某病猫,狄某可不介意露两手的。

“认识狄大人这么久,大人好似没提过家人...”

“...狄某也不知呢,家人嘛...大概最亲也就只有女帝,元芳和这长安了。”狄仁杰放下了碗筷若有所思。亲人对他来说他遥远了,除了收养他的那对老夫妇。后来,他就跟着少女武则天闯天下,救下李元芳,结识李白,一直到现在。“还有太白你吧。”这个人,他欣赏他甚至羡慕他的自由奔放,潇洒不做作。偶尔会被他的作风惹得火冒三丈,却也不至于到讨厌的程度。

“啊...是吗,狄大人如此看重,太白可是受宠若惊啊!”李白急扒了又几口饭来掩饰自己的欣喜。“咳咳咳!咳咳!”这不就被呛到了。

“你没事吧,怎么吃这么急?”狄仁杰忙递水给李白。

接着,两人慢慢地享用着,没再说话。原因无他,狄仁杰怕又把这李白呛到了。


饭后,两人收拾了一下,就有坐在石桌对饮。狄仁杰喝的是茶水,李白喝的是酒水。

“剑仙此次归来,不仅仅是走走这么简单吧?”李白说,他还真不信呢。

“啊...”一下被问道,李白骤不及防。

“莫不是来看心上人?”狄仁杰出口了却发现自己不是很想要知道答案。

“啊,这倒是说对了。”李白直直地看着狄仁杰。对,还真是回来看他的,看他好不好。

“剑仙大人往常总流连风月之地,还真没想到剑仙已有心中人。”狄仁杰喝了一口茶,回想那起些向他哭讨要钱的老板。哭得那个惨,都是眼前这人造成的。

“太白也只是把酒为欢。”

“不知狄某可有幸得知哪位美人家得剑仙垂青?”

“自是无碍。”

“那人得长得倾国倾城,才迷得倒阅人无数的剑仙吧?”

“狄大人这话是把白当成哪般俗气之人啦。他的确长得极好的。”

“嗯。”

“有一双闪亮的金眸,仿若可看穿一切的锐利,无人可逃过他的法眼。殷红的薄唇,说起话里也不留情,但是我中意听。他总是神采飞扬,所到便是众人的关注点。也许他不是最美丽的那个,却总是最突出的那个,没人会不去注意他的。”

“嗯。”狄仁杰吮了一口茶,继续听着。他目光连在李白的脸上一动不动,也许就连他自己也没察觉自己有多么认真地在听李白的说话。

“他爱干净整洁,总是把自己理得整整齐齐的才愿意出门。头发是他的重点,明明放下来也是好看极。我这头乱毛也是他最看不顺眼的。看我风尘仆仆回到长安,也不是先握手,而是让我洗干净才愿意握的。”

“这是应该。”爱干净的狄仁杰表示认同,并鄙视了一眼白。“那乱要草的习惯也该改。”

狄仁杰的回话,让李白的脸都柔和了几分。兴许是想到意中人吧?看过李白太多面的狄仁杰此时也有些讶异,天下间有谁能捉住这漂浮不定的人的心,他真想会一会。

“他清冷严谨,很少做出违反常规的事。他为人公正无私,绝不偏私。虽然看着手段强硬,实际上是容易心软的人。做事不喜欢解释,让人误会也不理......”

“那么剑仙是误会了意中人?”

“本来以为再也弥补不了,这一回长安,似乎是太白看低了他。”

“也更心悦他了。”

“如此姑娘,的确让人心动。”

“啊,太白可没说是姑娘呢。”

“啊.....”这倒是说愣了狄仁杰。

“要是有所冒犯,太白...”先行告退。狄仁杰的反应若告诉了一切,他便无谓再说,权当是他心中美好的回忆吧。说着,他拿起了青莲剑就要站起。

“非也!狄某只是一时讶异,都看剑仙流连花丛,不想意中人是个“他”。狄某认为有爱便是爱,无关什么男男女女。若要如此世俗,元芳也定入不了朝廷,半魔种也待不了长安。”狄仁杰一时心急起身便捉住了李白的袖口,就怕这人一运轻功,便来去如风,一去不回。

“狄大人,这是...”李白盯着捉着袖口还没放的手,有些欣喜。

“咳咳,狄某只是不想又被剑仙认为是什么食古不化的人。话说仙剑如何与意中人相识的?”狄仁杰未免气氛继续尴尬下去,急急转了个话题。

“朱雀门下啊。”回忆历历在目,李白直直看着狄仁杰,让后者不好意思的扁了扁脸,错开视线。

“啊,是啊,你这一进长安就毁公物。”狄仁杰想到还带着气啊。

“嗯,我即兴提了首诗,却没想到还真看到了明月。”这回李白越过了石桌来到了狄仁杰身边,面对面,居高临下地对着坐着的狄仁杰说。

“...你喜欢元芳?”狄仁杰说这话时,目光闪烁不定,甚至不敢正面看向李白。

“太白心悦你,怀英。”

李白捉住狄仁杰的手,不让他逃。他知道他都明白了,只是不敢直言尽意道明所有。

“......狄...唔!”

李白咬上了肖想好多年的软红,分开时还发出了令狄仁杰羞极了“啵”的一声。

“太白!”喘了口气,狄仁杰对着还捉着他手的李白和了一声。

“怎么样?”李白厚颜无耻地问。

“...什!”

“不讨厌便是喜欢吧?”再次打断了狄仁杰,李白很好心地帮他理清思绪。

闻言,狄仁杰错开了相对的视线,移开了一脸红得脸。

“怀英,太白心悦你。你还会原谅我嘛?”

“嗯...吧...”没来得生气过又哪来得原谅?狄仁杰有些脑袋转不过来地呆愣地看着李白。天边突然炸出了一朵朵美丽的烟火。那光火也打亮了整个狄府。此时,两人间无声胜有声,眼里只剩下对方。然后,他被人抱住了。

“怀英。”

“嗯。”

“怀英。”

“嗯。”

“太白真的好喜欢你。”

“...嗯。”

旧事已成过去。再究,图无奈。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还不如把酒伴明月共长欢。怀英,你便是太白的新乡。太白要的不多,也就你一人,就你一人。

全文完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