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无题

接到元芳汇报的狄仁杰很快便来到了酒馆。皆因为那酒醉倒在桌上的醉鬼。数不清多少次了,为他收拾残局。

店主和小二围在桌旁不知所措。除了那醉鬼没有法子,也是因为某人二入长安的惊天动地。众人皆知,青莲剑仙,剑术无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加之谣言纷飞的国恨家仇,是真是假分不清,可也起了危言耸听的效果。虽然,狄仁杰都知道,那些是事实。种种因素,店主与小二自是不敢轻举妄动。剑仙平常一副笑嘻嘻的随意模样,也不能保证醉后是不是也是如此好性情。

看见狄仁杰的出现,店主与小二只差没跪谢了。狄仁杰虽然也是出了名的清冷无表情,难以亲近也终归不会可怕过武力值高强的醉鬼。至少狄仁杰就没有出手随意伤人的谣言纪录,同时也是值得信任的好官。与剑仙的暧昧传谣倒是不少。

“狄大人,您能来真是万幸啊,都是关店的时候了,剑仙这...”

言之以下,不言而喻。就是盼大人您把人领走啊,领走。

“元芳。”狄仁杰丢了个小钱袋,把去扶那酒醉的人。喝得如烂泥的人,最后还是被狄仁杰背着走的。

夜风吹来本就冷,还要是一月末的夜风。狄仁杰背着李白李元芳跟在身侧。走离了酒馆,狄仁杰抖了抖身体。无果,身上的人没有反应,反而还往自己的脖颈靠了靠,用唇嘴擦了擦颈边白皙的肌肤。

“醒了就下来。”

“我冷,怀英。”

说着,还骚动了一番,往狄仁杰的背里靠。这一动可不妙了,至少对狄仁杰而言。本来身上的人就比自己健硕几分,又是常年习武之人,自己一介文官虽然有锻炼身体也只是恰恰抬得动他,却不代表不辛苦啊。他本就岌岌可危,这大家伙还在乱动。本来扶着李白的大腿的手边覆上了那令人尴尬的臀部。大力往上托,这才把人又稳在了身后。

李白下巴抵在狄仁杰的肩上,都能感受到那耳朵散发的热气。有没有这么难为情,就只是个屁股罢了。还是作为爱人的我。不耐了,大可以把我甩下来啊。可他不仅没有,还...

他知道这严肃的爱人是有多么的忙碌与疲累,纵然如此,他也没有因此而把自己丢在过酒馆夜宿过,哪怕一次也好。每一次都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带着自己回府。不管多忙也不理多夜。也许他夜夜酒醉未归也只是想要对他的爱人撒个小娇。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踏实地知道还是有他在乎的人的,而非一切都随着那一埋在黄土之下的西域而去。

他握紧了圈在那人身上的手,深深地埋进那人的颈窝呼吸着那人的味道。那人身上发出的热气和家乡的暖意好像好似,令人不舍放开。

呼出了一团又一团的白气,额角都沁出了汗水,狄仁杰狄仁杰都没有再说话。隔着衣物感受着有人气息不稳的李白当然知道这人大抵就是死撑着罢了,然而就是不开口。

李元芳又怎么会不知,只是狄大人不作声,他也无所谓多事。看着那团白,他简直就想一飞轮剁过去。难道就不知道狄大人日理万机又忙又累吗,还总是惹事搞事让狄大人再忙一把。他是要狄大人累瘫病倒才开心吗?很多事都不是狄大人欠他的,要讨债去找大唐去找女帝要去!千错万错却万万不可能全是狄大人的锅。

“啊!”狄大人的一声惊呼和一阵冷风掠过,让李元芳下意识捉上了身后的大飞轮。这一看过去,原来剑仙真的跳了下来还打了个转,把狄仁杰抱在怀里。被吓着的狄仁杰嗔怪地瞪了眼李白,看在是夜深人静的时刻他勉为其难地红着脸靠在了剑仙的胸前。

有愧于李白的是他和大唐。他要闹他便陪着吧。他该庆幸的还是剑仙拿得下放得开,抵得住那些事实真实。反正都是个大忙人,多不了这一出。既然毁了他家园,他不介意给他一个家,一个安身落地之处。反正自己就是劳碌命。有着这么一个人陪伴,大抵也能忙里偷闲吧。狄仁杰笑着,在那人的怀里也轻笑了下。


总是他,总是他。能让狄大人露出这模样,这般真性情的估计也就他一个青莲剑仙了。当打不当打,他李元芳自也是深感矛盾至极。

无论如何,他知道有李白在身边,即使面无表情,其实狄大人是很开心的。纵然都是些打打闹闹的小事。姑且看在你能让狄大人那禁欲般的面容偶尔弯上几分的弧度。本王都密探就不和你计较。


全文完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