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句句属实

“今朝...有酒.....今...朝醉......来干来...干啊...呃!”打了个酒嗝,剑仙换了个姿势继续趴在桌上睡得不省人事。全然不知,所有都进入他人眼中。

“啊,就是那剑仙啊,真是坏事一宗接一宗啊。”

“真是可惜了...”

“一代才子就要这么没了吗?”

“想李公子风流倜傥,潇洒随意,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再潇洒都有限度啊...”

“只怕是想醉在梦里不醒吧。”

“可惜啊可惜...”

直到看见治安官的到来,客官们才又静了下来。看到那白衣之人光天化日就醉在酒馆里,狄仁杰真恨不得几个令牌敲醒他。然而,他还是付了酒钱扶着醉鬼回府去。

他知道李白会受到打击,可没想到他会大受打击到这个地步。把人放在了床上,狄大人才按摩着其实还没痊愈完全的手臂。都怪这个李白,却也还是这个李白。

本来还生着被踹伤和打落地的气,可当他得知王者大陆的人气王宝座易主时,他还是忍不住来找他。果不其然,这骄傲的人醉得一塌糊涂。越是锋芒毕露,受尽注目的人落败了,可想而知,失落感也是成辈的。

爬得越高,摔得越疼。

看他这样,堵着的气都消了半,更多的是心疼。

不过就是些虚名罢了,至于吗?

当然他也不能这么说,毕竟那当事人并不是他。

还是稍微对他好一点吧,他看着那人好看的睡容,这样想着。

虽然还是很生气这人下得重手,可是看他落魄至此,他还是舍不得。

李白还是要笑得没心没肺一点,最好看。

狄仁杰为李白掖了掖被子,才回去处理文案。


“醒酒汤!”狄仁杰说了,便递了过去给那醒了的人。李白看着那碗汤却没有动,反而是看向狄仁杰。被盯地发毛的狄仁杰自觉这家伙又开始了,也不费唇舌,就把碗轻轻抵上他的下唇,喂着他喝。原以为会有点反抗,却没想到他乖乖地把汤吞了下去,然后又是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

是输得太不甘心了,是吧?狄仁杰本想说这是什么小破事他让你这么失魂落魄,又怕刺激到眼前的人于是把就把要破口的话咽了回去。

“好点了吗?”就连狄仁杰都怀疑自己智商出问题的对话。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应付此刻难得这么脆弱的剑仙,应该说他没遇过。

没有得到回应,狄仁杰只觉自己被李白抱着了腰间。率先把碗摆在了一旁的桌几上。狄仁杰扶着床柱稳着身体,任由李白把脸埋在他的肚子上。

就权当是安慰吧,但不是原谅,仅仅是安慰,他对自己这么说。那一脚之仇,他迟些再计较,绝对不能轻易原谅他的。心虽这么想,看着李白埋在自己怀里,只露出了头顶,还是非常担心。

狄仁杰轻轻环上了他的后背,往李白靠近。

“不就点小破事...”

“哪里是破事呢...”怀里的人悠悠地道,有点愧疚。

“你,就是你,在我心里一直是第一名的。”

“真的吗...怀英?”那人闻言,抬了抬头望向他心心恋恋的鎏金明月,眼中都是怀疑与担忧。

“句句属实。”那双向来锐利极了的金黄此刻像极了柔软的月色,将李白层层包裹。有他狄仁杰的这句话,比什么都让人信服。

“怀英...”他李白再度埋进了温暖的怀抱。

“嗯?”

“我想你了。”

一个拉扯,一个翻转,李白就把狄仁杰压在了身下。蔚蓝的眸子是满满的爱与情。狄仁杰没有闪开李白的视线,后者权当是得到了许可,便缓缓吻上那殷红。

身体纠缠在了一起,令人脸红心跳加速的声音喘息响了起来,一室旖旎,非礼勿视。


由着他来便是这般放肆了,现在变成了后方还痛着的人窝在李白怀里了。转头看上满足地笑容,虽然累了点,但这人一如往常的模样,让狄仁杰也很是满意。

“好些了?”敢说不好,老狄我绝对拍到你不能举。

“怀英原谅我,当然比什么都好了!”说着,又轻轻在狄仁杰的脖颈上咬着专属的印记。

“?什么...你不是输了比赛,不开心?”狄仁杰几乎忘了后处的不适,跳起来面对面着李白。

“?...什么比赛啊?”李白环着狄仁杰的腰把人往自己身上啦,怀英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啊。

“人气大赛啊!要不你为啥这么丧气?”

“...莫不是...怀英都不原谅我嘛...”平时自信满满的眼睛多了几分委屈。他欲求不满是其中一个点,他不敢说。

“我...”对,自上次的混战,他就没有理会过李白。除了生气,还有的就是赌气,不给点颜色李白看看怎么得?他以为他借酒消愁愁更愁是因为那不知怎么蹦出来的王者大陆人气头选,却不料原来是因为...这...这,他不明摆着原谅了他吗?

一想惊醒人,狄仁杰作势就要起身离开,他可还没消气呢!这不人一紧张,做事就没想后果。一起身就拉扯到后面“嘶!”又直接栽回李白的怀里。

“怀英,这是干嘛啊。”李白眼露精光,想了想狄仁杰所言,怀英该不会以为我输了比赛,借酒消愁吗?想到这儿,他自觉地扬起了笑。环着狄仁杰的手更是收紧了几分。

这么爱的人,怎么能让他跑?

意识到李白的桎梏,狄仁杰挣扎抬起了头,面带不悦。

“普天之下,白啊,只会为你而愁。”头抵着头,看进狄仁杰的眼里,咬字准确地道。

“句句属实。”

脸红透了的治安官就这样被青莲剑仙搂住温存了许久。之后被剑仙欲求过度又扭伤手的治安官,把剑仙关在闺门之外一个月又是后话了。


全文完

评论(2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