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立春

我知道离立春真的很久了😂😂😂但是写了就要发o(´^`)o
说好送你的, @瓶子小公举 😂


立春。

意指春天的第一天。

李元芳带了几个鸡蛋。他说这是家乡的习俗,立成的话新一年会好运不断。立得多,好运自然多。

年年都籍着这个讨个好意头。

今年公事繁忙,无法及时回家去和弟妹一起玩儿,才带着来和大家一起博个好彩。李元芳一手一个蛋,很快就在案台上立起来了两个蛋。

这李元芳年年都玩,从小玩到大,再渣也玩成神了。李白悟性本来就高,这些事一般不学自成,只是没有秀出来罢了。这不两三下的功夫也就把蛋立了几个起来。

“啪!”

“啪!”

“啪!”

“啪!”

“啪!”

这不知跌了多少次的蛋好似逃离魔掌般“骨碌...骨碌....”滚到了两位李姓人士的面前,堪堪停在他们蛋●蛋伫立的位置之前。

两人默契地往狄仁杰的方向望,原来严肃正直大好清官狄大人是个...手残...当然,他们都没有把话说出口的胆子。

李白拿起蛋,递给在捡蛋的人“怀英,你的蛋...”脸上则尽是藏不住的笑意。

“啧!狄某只是一时手滑!才不是不会立蛋...!”

恼羞的抢过了蛋,可在接下来的两个时辰也没有成功过。两李从本来的偷笑变了严肃的模样,还有接下来的后脑前额暴汗.jpg。

看人出丑是开心,但看认真又攻速暴击极高的人出丑,就要担心了。目睹狄仁杰几乎铁青快转黑的脸色,两李表示,红爸爸蓝爸爸呀,我们不会再调皮的,保佑我们,我们不要被灭口,不要啊。就只差没有双双抱在一块儿去哀嚎了。


“其...其实,立不到蛋也没什么事儿的...狄...狄大人。”李元芳表示再不出言喊停,他小心脏都快吓爆吓停了。

“是...是啊,都是民间流传罢了,不需要太认真的,怀英。”李白难得和李元芳站在同一阵线。狄仁杰要固执起来那根筋,他李太白也是无解吃不消的。

“什么!!立不到蛋?”被质疑能力的治安官眼露凶光,比平时要大的声量直吓得两人后退了半分,就怕他直接捉起鸡蛋砸人。

“不不不不不!我们啥也没说,您继续您继续!”两李急急回道,吓得连所说台词雷同都不当一回事,并挥了挥手鞠躬请狄仁杰继续。

铁血无私的人可怕。

铁血无私的人拿着鸡蛋更可怕。

死活弄不成的狄大人,在快要失颜面犯下杀蛋罪行前忍住了直接摔蛋不干的冲动。

说了句这么无聊的玩意儿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巡街来得务实之类的便带着李元芳二话不说的从街头巡到街尾,又从街尾巡回了街头。然而那天最不好受的还不是通缉犯,小扒小偷的小罪犯,而是买蛋卖蛋立蛋煮蛋说蛋讲蛋,总之和蛋有关系的所有。

据知,当天的卖蛋摊子都受到了谜之暴击百万点。狄大人那直盯着他们鸡蛋看的眼神表情,就算自知自己的鸡蛋没问题,也被盯到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卖假蛋。

一旁的李元芳更是悔恨不已,自己真是这蛋不提,提那蛋干嘛?真是自招黑,自作孽。这小短腿都快走断了啦!他还真不知道,这立蛋原来也是一种才能。回想起狄大人那手蛋技,真是苦不堪言,欲哭无泪,悔不当初!


夜已深,在酒馆喝了几斗酒平复小心脏的李白在酒馆真的得关门了才不舍地离开。

左顾右望了一回,拉了拉折起了的衣服,拿好了绑好酒葫芦,握紧青莲剑,便扬尘而去。

狄仁杰的寝室还亮着,窗也还开着。李白悄悄地从窗口潜入,本以为会收到那人的一言半语,然而定眼望去,只看见狄仁杰还站在案台边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悄无声息地走去,从背后望去,只见那纤细的手握着的可不是平时的狼毫,而是一粒圆滚滚的鸡蛋。

“啪!”的又是一声。然后,接下来传来的是又一声苦闷的“啧。”。

狄仁杰看着那粒蛋真是窝火极了。

几乎人人都轻松办得到的事,有的也只是花些时间便成了,怎么到了自己手里就成了“滚”蛋了?

他盯着自己花了一个早上,还有一个晚上也立不起的鸡蛋。自己是不是和它有什么深仇雪恨的世仇?

视死如归般地深吸一口气平息心情,他有再次小心地把蛋握在手里立在案台上小心平衡,再渐渐地松开手。本以为立成功了的蛋,才要放开掌握就又打在了他还圈着的手指上。

握着的手有些抖,身体也有些颤。鼻头有些酸,眼睛有也些模糊。他怎么连这么点小时也做不好?

不...他怎么和这种小鸡蛋较起劲了啊?看着手里的蛋半响。他......他还是不甘啊...想着想着...他又有了委屈想掉泪的趋向。

突然,背后靠着了一样东西,手也落入了另一只手的掌握。狄仁杰错愕地回头看了是李白这才安心下来,同时也在责怪自己怎么能这么无防备。那带着手茧的手捉着他的手立着鸡蛋,温热的吐息打在耳边,还带着点浓郁的酒气和衣服散发的尘味。平时令他厌恶的气味此时却安定了他的心神。

狄仁杰只默默任那人领导着自己的手,捏紧,松开,扶正,再慢慢带着他的手撤开。

“看,不是立起来了吗?”李白更贴近狄仁杰的后背,吐出的磁性低音令狄仁杰颤栗了全身。

顺着李白的手离开了蛋身,这蛋还真伫立在那,一动不动。狄仁杰也顺势地软在了李白的怀里,一副解脱了的样子。李白往后坐上狄仁杰平时坐着的座椅,搂住狄仁杰,轻声道。“傻怀英。”

“闭嘴。”狄仁杰小声地嘟囔,然后继续依偎在他身上闭目养神。李白见了只更收紧了环着他腰身的手,挪了挪位子让狄仁杰靠得更稳实,也闭上了眼睛稍息。

洁白伫立着的蛋看着他们不经意地闪了一下。

运来福来,接踵而来。
也许想要的人在想在的时候同在,才是最好的好运。
好运好运,好运常在。
此刻有你,不正是我的大运吗?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