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思念

短短短一个字短。


清早一睁眼,狄仁杰便感觉到身边传来的热度与熟悉的味道。
那个已经个把月没能看见到的人现在就枕在自己的身边搂着自己。
浓厚的酒臭味儿与风尘沙土的味道扑鼻而来。
这家伙又没有弄干净就爬上他的床上来了。
晨起的脑袋转不太动,不大灵光,怒气也起不了多少分。
晨间凉凉的空气,让狄仁杰更是往本该鄙视唾弃之人的身体挨近了些。
说到底,他也舍不得去打扰这睡着的人。
再说,一月的漂泊也让好看的脸瘦削了一些,皮肤也较之前黝黑了。
心思,流浪在外头也是有一顿没一顿温饱,怕是多是也是以酒代饭吧。以地为席以天为盖也是常有。少时艰难过生活的狄仁杰也是身体感受过,不免蹙了蹙眉。
看他人好好的,手脚不缺也是比什么都是万幸。
纵然他是那个世人所说武艺高强轻功盖世的青莲剑仙,没有人知道哪一天什么事情会发生。
狄仁杰既知道也会担心,可同时他也知道李白是自由的。
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把他圈在身边当真是好吗?
他只有在他离去的时候,期盼他一切安好期盼他早日归来期盼他平平安安。带着思念等着那逍遥似谪仙的人归来,又目送着他去下一段不知道多长的旅程。
最后,他只是以脸颊去蹭了蹭满是土灰酸臭与酒味儿的胸膛,随着那有规律一起一伏,听着跳动平稳的心跳再度睡了回去。

头顶的那个人在此刻睁开了湛蓝的眼眸。
早在狄仁杰醒来的时候,他便醒来了。
没这点警惕心,他堂堂剑仙在这江湖路上怕不是已经死了千万回了。
他心悦之人这般模样当真是没见过的。
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却是像个把正妻抛在家中独守空闺的薄情汉。
他能够为自己望穿秋水,等了又等,守了又守,他又为何不能为他留守一方。
让怀英露出这般模样的他当真是个失责的恋人。
他怀着欢喜,欣慰,感动等无数不同所交杂出的情愫,激动地对着垂眼可见的脑袋顶狠狠地嘴了下去。嘴鼻间磨蹭着那头不似日间般坚硬的发丝,吸着发丝间残的淡淡香气。
当真是想他想得紧啊。

把人更紧实地摁在自己酸臭的胸膛上,闭上眼睛一同睡了回去。

全文完

狄仁杰默默地看着一脸傻笑刷着床单的剑仙,也不是他让做的,可有人自愿请缨,他就让做了。

白:洗一辈子的床单我也甘愿呢,怀英~

目睹一切的路人英雄邦信芳等有些无语。这剑仙莫不是被狄大人的令牌打傻了。于是,派了言传是剑仙儿子的李元芳去问候。

白:呵呵,就是怀英没有拍我,我才高兴啊!洗床单什么事小!

狄:(脸红)咳咳咳...(害臊别过了脸。)

再次目睹的英雄们表示闪瞎了双眼。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