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生病 李白向

请和生病  狄仁杰向  同样人设?我也不知道,就是顺着下去的。。
由于排版不行,所以还是分两个来发。
你要你要糖,但我不知道算不算糖  @邪




百年难遇的机会。

即使咳得再厉害,头重难受极了。李白心里还是这么想的。毕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够肆无忌惮地对他撒娇,百般依赖,而不会被施以暴力。

此时的狄仁杰也要比平时温顺得多。许是看他病得重,多了点恻隐之心。许是看他咳个不停,也为他难受。

也是,平时雷打不动,如打不死蟑螂的李白现在好似病猫子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狄仁杰视角)着实让狄仁杰着急了。这么虚弱的李白坦白说还是没有见过的。

一向来,负责活跃搞事情好动派的都是李白。这下,平时多动的人一下静了下来,狄仁杰又不习惯了。于是,本来就不是话多不太懂得表达关心的人只能忙上忙下去嘘寒问暖。努力照顾他的样子,让李白觉得虽然生病辛苦,却也值得了。

“怀英,我冷...”狄仁杰赶紧地去翻出了新被子盖上。

“怀英,我饿...”去厨房热了早救煮好备着的粥水,递给靠在床头的人。

“手麻了,没力...”略苍白的脸色及装出来的脆弱,狄仁杰没再说话,搅了搅还冒着白烟的粥,才一口接一口的喂着。专心喂食并害怕烫着李白地轻呼着汤匙中白粥。认真的人并没有看到待投喂的人脸上的狡诈。

喂食任务结束后的狄仁杰这才觉得也是时候给李白一些休息时间。拿了碗碟要去清理,衣角却传来了一阵拉力。

回头一看,是那人可怜兮兮的模样,无辜的神情,活像被人抛弃的小狗。由于脸色不怎么好,杀伤力更是上了一个等级。

“我整理了就回来。”狄仁杰轻声地道,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比平时温柔了多少分,还有掺和了那丁点带着哄人的口气。

=======================

“怀英,要抱抱...”回头来,李白的要求让狄仁杰有些哭笑不得。他知道李白偶尔的孩子气但没想到会到达这程度。他更加不知道这孩子气下的算计。对自己千依百顺的狄仁杰实在是太太太难能可贵了。

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人如愿地枕在爱人软硬适中,刚刚好的大腿上。手牵着他的双手放在胸上一根一根地玩弄着。他是累的,却还不至于到不得自理的地步,可狄仁杰不懂。看李白一副病恹恹了几天,青白的脸色还是让他担心,不时探探他额头侧体温。挂着担忧的脸孔让李白玩心大起。

如果说,他生病,狄仁杰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那么说,如果他...狄仁杰会如何?

莫名的,他就那么的想要知道一回。除去了捣蛋的意思,他也想要知道一向清冷不擅表达情感的狄仁杰会有怎么的回应。

“怀英...”

“嗯...?”

“如果...我说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因什么疾病传染病,生病死了...你会怎么样?”

“......无聊”

“怀英...我说如果...”

“....少说废话,多休息。”

“如果是怀英,我会很伤心很伤心的吧。”

“.......你该睡觉了”

“怀...呜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一阵突然的剧咳下了狄仁杰一跳,也手忙脚乱的把李白拉起来,顺着他的背。接连的咳嗽声更是让他脸色都有些变了,还有李白刚刚说得那些话。缓过气的李白用手顺了顺胸口,他才不会说他是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哽到了。枕回美好的大腿枕往上一望,这才把他吓出了认真。

狄仁杰低垂着头,视线刚好胶着他。那通红了一片的眼角,让他惊心。在被头发挡住了光线的一片暗沉,鎏金色的眼瞳因为镀上了透明的水液,显得明亮极了。好看得眸子看不出任何情愫,只是直盯盯看着他。

“我现在不知道...但也许...我...我...”泪水就吧唧吧唧地落在了李白的脸上。

李白看起来真的病得很严重,这让他想起了独自养大他而后重病而亡的母亲。那些咳嗽声,一声比一声重的咳嗽声一击又一击地敲打在他的心上。他不要,他不要在失去了。这么重要的人,可他说不出口。他应该说些什么的,却只是想流泪。

“嘘...没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位置调换了。李白搂住被自己弄哭的人,难得的很有悔意,也只是一点。让狄仁杰背靠在他的怀抱里,他窝在狄仁杰的颈窝上,蹭着他的脸侧,如同平时温存的动作。满满有力的手臂环着自己,让狄仁杰渐渐地安下了心,却也忘记了去生气李白让他失态的事情。

看着他好,比什么都好。




评论(1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