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生病 狄仁杰向

和生病 李白向 同样人设,请一起看吧。
别再打我啦,我的邪儿啊  @邪
别说我没给糖啊。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重感冒家发烧的爆发让狄仁杰非常难受。

难受归难受,可狄仁杰不是轻易示弱的人。早年艰难讨生活与年少丧亲的遭遇让他只懂得依赖自己靠自己。他不会轻易让别人看见自己虚弱的一面,应该说他不会。

长时间以冷硬的态度包装自己,保护自己也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孩提时代青少年期,那些有意无意有心无心的际遇和人言世态早就让他麻木了,练就了对许多人事物都能够做到视若无睹,旁观的能力。

唯有忍耐,才不会招惹别人。

唯有忍耐,才不会受到进一步的伤害。

唯有忍耐,才能够保全自己。

也只有自己可以相信。

这辈子,对他而言,最幸运的无非是有了个短命却教会他正道做人好道理的温柔母亲。也有了她,才不至于让他后半身带着怨恨报复的心去活着。所有的正面都源自他那即使再苦也笑着活着的母亲。母亲能做到,他也能做到,虽然方法有些偏差。也许是上天可怜自己的身世,让自己遇到了下半生里最重要的人。看似吊儿郎当,却偶尔心细体贴温柔过人的他——李白。

“烧退下了一点了呢,怀英。”

狄仁杰看着为了照顾而请了几天假来伴着自己养病的人。事务繁忙的大忙人在家里也是各种视频通话交流沟通策划的行程。此外,却还要抽出时间煮食喂食看顾自己。

狄仁杰很愧疚。

他常年不生病,一病就来了个超级大病。

看着李白顶着一双大大的黑眼圈的疲累模样,他更内疚。

他恼火,恼火他自己的无能。

他难过,为自己的无力难过。

真没用,只会麻烦别人。

“还没有到吃药的时间,再喝点温水吧,怀英。”李白说着就要拿桌上空了的水杯到房间中央大桌去倒些新鲜热水。

“不用,不渴。”

“必须的。”

“我说不用,不要管我。”

狄仁杰一把无名火起,身体的不适更是助长了他的火焰,就这么大声吼了出来。

“怀...”回头想要安抚不知为何原因如此暴躁的人,手才一靠近,便被拍开了。

“我说了别管我!”狄仁杰直视着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整个人埋进了厚厚的被单里。然后,他听见了被子放下在桌子的声音,还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再鸵鸟似地埋了一回,再度激烈的干咳让他就又把头探了出来呼着更新鲜的空气。

他看着独剩他一人的房间,垂眸默静。

也好......为了照顾自己,那人的身体也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这样下去,也怕是要到极限了吧。没必要两个人一起生病,反正这病迟早会好,就是看早晚。明明这么忙碌,还不如让他多些休息时间养精蓄力。事后再补偿他吧...自己刚刚的态度也是过分了。

似乎有所期待的看了看大开的房门...

好像还真是有些口渴了呢。

使劲地把自己撑起身,翻身下床拿着杯子到中央桌子走去。许是药物的副作用,眼前一黑,身体一晃,脚一下失力就要往前摔去。扼紧手上的杯子,狄仁杰闭上双眼去迎接即将到来的疼痛。

接着,他跌入了一个柔软有温度的物体上,手上的被也被人握住了。

“你在干嘛!”头上传来带着点怒气的声音。

盛了点肉粥回来边看到这样一幕的李白差点吓得把手上的碗丢了。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立刻去把人接在手里。握住的玻璃杯摔破了在压下去的画面,令人不堪设想。也因此,对狄仁杰的口气夹着暗涌的怒火。

怪他的鲁莽。

怪他的不设想。

怪他,却总是怪不下去。

对上有着迷茫的目光,他先把杯子放在桌子,再公主抱起狄仁杰,把他带回床上。

“生病了就乖乖待住。”

“.........”被训话的人默默把头偏了个方向。

李白见他这般态度就又把人更紧地摁在自己怀里。

“要你撒个娇真比登天难。”

明明脸上就写满了失落。那一瞬间因自己归来的惊喜,他才不会错过。

明明就这么希望有人伴着。

“.........白”

“嗯?”

“我饿了..........”

“嗯呵。”

他看着往自己怀里钻的头颅,本来还带着的疲累感也似乎没什么了。

脸上就只扬着有些傻气的笑。


评论(20)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