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发现

来来来,ooc,小脑洞。
谢谢观看。



1.

这大概是发生在几年前的事吧。

2.

那时候,李白和狄仁杰还说不上是情人。

正确来说,应该算是冤家路窄的死对头。

一见面就掐,掐完就满街追着跑。伴随着的是一把清亮的调笑声,还有另一把气急败坏的呵斥。一浅一深的身影接连而过,跑过大街,越过一个又一个屋顶,是长安每日特有的景色。

剑仙来了长安不只让长安多了几分生气,也让平时严肃的治安官也变得有生气多了。这不一样的认识,一般民众都笑了。原来治安官还有这么一样,实在特别得很。随着大人巡街的下属们则表示狄大人的轻功是越来越好,脚程越来越快了。

都是剑仙大人练出来的,目送长官越来越小的身影,还在原地喘不过气的捕快们表示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3.

孽缘是朱雀门上的那首诗,还有明月为鉴的月下调戏起的头。

已经分不清是诗兴大发还是赤裸裸的调戏,这一出之后,他们还真真正正把对方给记下了。

彼此欣赏是有的,但再多的嘛,还真说不上说不上。

4.

这样猫捉老鼠的日子过了好一段时日了,有一件事情还真是让李白所好奇极了。

那就是,狄仁杰的头发。

李白可还从没看过狄仁杰放下头发。

每天被追着跑都不见那发型丝毫有变,他怀疑狄仁杰是放了多少发胶上去做定型啊,这么大的量不怕还没中年就秃头了吗?

就连就寝的时间他都没能一睹真相。

大唐劳心劳力的狄大人每天都忙得很夜,根本算不准他休息的时间,而彼时还是看文案的他依旧是那个杀马特。

5.

李白实在想要要看看狄仁杰把头发放下时的模样。

是不是因为会很奇怪,所以狄仁杰才从不发下头发。

细想之下,看起来是个可以当众看他出丑笑话的想法。

这下,动力动机都有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李白怎么会放过这么好搞事情的机会。

6.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再一次追捕中,李白故意引他到石桥。有路不走偏要在不大不小的栏杆上的小石柱上一个跃过一个。

计算着狄仁杰的距离,放慢了脚下的动作。心急的狄仁杰看到李白近在眼前,不假思索更快的往前追去。这不,一把撞上李白,失了平衡。在李白无意的捉不住手,落下了河。

稳稳蹲在石柱上的李白准备看着落水之人最狼狈的一幕。

7.

不料,他算计了狄仁杰却没料到他是旱鸭子。

狼狈是看到了,可再看下去,他怕,就真的看不到那个在他身后闹腾的人了。

不过,他还真不知道看起来什么都行的狄大人不会游泳。

这么一想,狄仁杰也并非这么难以触摸。

在一边的吵闹惊呼,他跳了下去把那就快连手都要沉下去了的人捞了上来。

吸了水的衣物固然有些重量,可狄仁杰的身子并没有所看到的那么大,所以敢情这朋友是穿了多少衣料啊?

他下次是不是该建议狄仁杰穿少几件会跑的更快啊?

8.

很快的,李白就把人救了上岸。

在旁看着的民众纷纷围了过来想看看他们狄仁杰,为他们的青天父母官担心。一个官是好是坏,由此可见。顺道,为救起狄仁杰的剑仙喝彩。

近水楼台先得月。

离得最近的李白,自然要趁机假装关心实际是要近看狄仁杰放下头发的模样是不是特别好笑。

狄仁杰湿漉漉的发丝还滴着水珠。紧咬着唇齿在因落水而被吓得有些苍白的脸上显得更加红艳。轻风吹过更是让满身湿淋淋的狄仁杰冷得抖动不停,甚至不自觉往李白的身边移去,企图靠他挡住掉不断吹着的风。

在李白的叫唤和问候,这才抬起了脸。因刚刚的惊恐,还带着水汽的金眸就这样有点恍惚地看着李白。

几乎是立刻的,李白大力地把人抱在怀里。尤其是脸部,更是完完全全地往自己怀里塞。

9.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老狄挣扎了一下。

奈何李白捉紧怀抱着的人,已经运起轻功带着他往狄府一路将近酒。

“别动,这就带你回府整理整理。”

整理整理,是该整理整理。

连语气都变得认真,真是快速移动的风打得狄仁杰实在冷,才没有去想得更多。

这副模样才不得让其他人看见。

放下头发的狄仁杰简直和胶着头发的狄仁杰是两个人。

想想这刚刚那一幕,他就只差直接把人压倒亲上去了。

抱着人的又是紧了一紧。

这人,他才不会轻易交给别人。

一如他在月下发现的这轮明月,这明月深深地吸引着他。

而他要独自拥抱这轮明月。

10.

翌日,李白买了成打成打狄仁杰惯用的发胶来探望当然是感冒了的狄仁杰。

不用怀疑资料有错,都是从小密探那儿威逼利诱出来的。

在房里也没有好好歇着,只是披上厚毛毯书桌上批阅文本的狄大人看着李白咬了根草喜呼呼地忙上忙下搬运那几箱礼.发胶.物。

“怀英,发胶用完了告诉我哦!”

“?..............”

这货,莫不是又哪条筋抽了?

评论(23)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