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谷雨时节 - 北

昨天的另一篇。
原谅我搞不清楚,但是脑洞照这而生😂
一个南一个北...
其实是配合谷雨时节,然而我手速太慢。
见谅见谅。

假设长安在北方

“南方的景色还好吗?剑仙?”

“也没多久,怀英怎么这么生分啊?”

“个把月,也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啊。”

看着眼前左环红姬,右搂黄莺,后有紫衣绿裳等名花魁包围的风流剑仙。

哼!生分?!还不待见呢!

一回来就往花楼窜,想着就来气。

这般气氛和环境还真不是自己能够混得入的。思索一下,迈步就要离开此等烟花酒地

“慢着慢着,狄大人若不欢喜,白这便让花魁们都先下去。”

带笑的桃花眼与温柔的腔调总能让人带着喜色离开。三言两语便把还娇滴滴说着奴家不依的莺莺燕燕都请出了厢房。

甜言蜜语倒真是厉害极的。

言传剑仙一张嘴能让世间女子都乐呵呵的,真是大开眼界。

双手交握在胸前的狄仁杰冷眼旁观。

待厢房只剩下他俩时,就听见了茶具的敲打就水流的声音。

“多有不敬和失礼,还望怀英赏个脸领个情。”递着着小杯举向狄仁杰,满脸还是那个笑容。只是比之前清亮摄人的眼神好似少了几份玩味,多了几分真意。就连称呼也换回了狄仁杰的字。属于他的称呼,连听也不随意他人。

对视片刻,狄仁杰还是接过了杯子一尝。他还不至于这么小心眼。本来闻到茶香以为这家伙又祭出了什么神玩意。这一喝,可还真的茶水。清淡带着点甘甜,即不过于浓烈也不至于淡如水。

“不想剑仙大人什么兴致,改喝茶了。”边说便与那人来到圆台坐下,狄仁杰才放下杯子,李白又给装满一杯。

狐疑地看着李白,被那托腮笑着的人看得一阵脸红。别过脸不去看他才有嘬了一口茶水。

李白不说话只静静瞧着的目光让狄仁杰老不自在。这才注意到他只顾给自己倒茶,自己却一杯未动。

“找人对饮,自己却滴水不沾,颇不合理吧?”伸手便要去拿茶壶的手被人避开了。狄仁杰错愕地对上对面的人。

“早就喝着我杯温茶,可不是么...怀英。”放下茶壶的手,反一点一点去轻触那还浮于空中的手背。眼睛眯得似狡猾的狐狸。

他知道他的怀英会懂他的。

咋一下,对面的人脸红的把手拿开,并轻拍了几下收回的手,好似沾了什么肮脏东西。

“不正经...”喃喃地念叨,不大不小。兴许想起了刚刚某剑侠左拥右抱的画面,眉眼轻折。

“刚回长安,怎么怀英这么冷淡啊,白可是单相思了个把月才盼到见面的。”

“........”是才好,狄仁杰心里默念。带着点藐视的眼光顶着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委屈不已的人。

人说委曲能求全,现在看来能伸能折确实是人物啊剑仙。

自己.....对着他就是.....唉...克星啊。

“....那南方可有新奇之物?”

“有啊,不都给了怀英,真贪心。”

此时,李白又伸手过来把茶水填满一杯。

狄仁杰眯了眯眼睛,看了看他的茶壶...再看了看自己的杯子。

“噗...”

“怀英真不给面子。”

“不...只不想剑仙大人也会信这...谣传。”

熟读各式文卷的狄仁杰当然略有所闻。南方盛传的一些风俗。谷雨时节喝上山上新採的茶叶能辟邪,明目,清火,也能保人安康。只是千算万算没料到李白也有这闲情。

心情大好。手起手落又是一杯。

“信,也只带给你。”扶着茶壶转到了狄仁杰身边的位置再度为他盛满茶水。

“呵,剑仙这德行。”鎏金的眸子打量了此时所在之处,再看回李白,明显的嗤之以鼻 。

“也只有怀英能知白真“性情”。”单手搂住不细不粗手感刚好的腰身,贴上心恋之人的颈窝以鼻尖磨蹭着,颇有撒娇的意思。

“明知道我不喜欢这一处。”却偏偏喜欢在搞了事情又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

“这不是最快见到你的方法吗?大忙人长安治安官。”笑吟吟的说着,他当然知道狄仁杰不欢喜。但,这方法百试百灵啊!自上次搅了长安,炸了条街后。虽说和狄仁杰和好了也稳下了关系,自己却还是在黑名单中的头位任选,被监视的对象。打从他一踏入长安城,估计就已经有人上报给狄仁杰了。无论到他府上还是衙门都可能会因狄仁杰巡逻或可能的进宫汇报而擦身而过。那么,他还倒不如让人自己送上门。

至于,这烟花之地自然是自己喜爱之地,被拥趸们包围谁不喜欢。娇滴滴的姑娘们...要是狄仁杰也软一些该有多有趣。会选择此地最重要的当然也是为了他的恶趣味。看狄仁杰吃醋该有多好玩,虽不至于直接爆发,但是那扭捏的态度,就是可爱啊!

“胡扯之前先干了这杯。”把面前的茶杯移到了剑仙的面前。

“........”并不打算听话的李白用指腹抚摸着杯身,却没有拿起来喝的意思。狄仁杰看他的眼神尖锐了几分,可他依然笑脸满面地迎着那视线。

“没有准备,你将就将就吧。”他说得好似轻描淡写。

“怀英在回敬我的祝福吗?”继续把玩的人可不打算放过戏弄心仪之人的意思。

“让你喝就喝!”炸毛的人直接拿起杯子就往李白嘴边送去。动作虽然大,可来到那唇边却是小心的抵在软红之上。李白对狄仁杰此举自然是欣喜极了,自然张嘴就把茶水饮尽。末了,调皮地舔了下狄仁杰的握杯的指头。

这一慌,狄仁杰差点把杯子丢了。手快的李白把他的手捉住才保住了杯子的性命。就着这姿势,把还在余惊的人扯了过来,在他耳边轻呼。

“好茶。”

映入眼帘的是那人带着羞涩与涨红的脸。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