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靠近

久违的小短文,一如既往地OOC。
不喜勿入,只有白狄。
谢谢。

1)

一次,

两次,

三次,又来了。

嚼着小草的剑仙眼角一瞥,看见身着厚重官服的人悄咪咪的挨近。

静悄悄不动声色的,还真的以为自己看不到他的小动作了。

李白看着狄仁杰侧脸,还有那条格外特出的绿毛。果然是狄仁杰的,本人也很快地发现了他看着他的视线。

毫不畏惧的对上那锐利的金黄目光。扭扭嘴巴把咬着小草调皮地转了几个圈当挑衅,挑动的眉眼在狄仁杰的脸上和自己与狄仁杰肩膀之间的距离来回看着。

一副就是“老狄,我们的距离是不是挨得有点儿近了?”

末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剑仙还要嘟着嘴唇等狄仁杰给个究竟。

想当然的狄仁杰立刻给了个恶狠狠的模样,并呵斥眼前歪点子多的人一声。“干嘛!”并且快步的与李白挪开了一步的距离,以行动表态。

虽然把脸转了过去,侧脸的腮红还是被李白看得清清楚楚。

2)

好吧,他李白诗仙大剑客也不是什么喜欢为这点鸡皮小事硬扯着不放的人。

何况,这是他中意的人。

两个人,一条路,继续走在路上。狄仁杰巡他的街道,李白看他的风景,他特有的风景。

他也奇怪今天的狄仁杰怎么没有赶走自己,说自己妨碍公事。

一起对路过问好的街坊,一起推拒了要送些小肉小草的人们。狄仁杰有礼且柔化了脸部表情的回应,而李白还是看着他的好风景。

那一点的距离换作是平时正常的狄仁杰是绝对分得清清楚楚的。李白不接受什么狄大人一定是忽略了什么的理由。

自己看中的人强迫症起来是什么模样的,难道还需要别人来教吗?

作为练武之人,平时看都不看就能知道有人近了他的身,何况这个今天就一直以视线胶着的对象。

怎么看,怎么不够,身着宫服的他,还是晚上穿着薄衣等着他的他。把他宫服层层剥下,再把他抱紧怀里的遐想更是很让人兴奋。

想着想着,李白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的笑容有点吓到人了。倒没有人注意到,今天的狄大人和剑仙大人竟然一脸平和的在巡逻街道。反而是李白异样的笑脸,吓到了想要和他打招呼的人们。

开心着的李白就这样以手臂轻轻撞上狄仁杰。换来了狄仁杰一脸皱眉不明所以的表情,敢情是不是沉不住气要来乱了。右手紧绷着,随时就能给出一记王朝密令的架势。

“呵,怀英是不是冷了啊。”

秋天的风还不及寒冬的冷,但是大风一刮过,他还是看见了微微抖动的双肩。

狄仁杰有多么的畏寒,他又不是不知道,多少个夜晚,自己就是他的人肉暖炉。也就只有那个时候,怀英会自动自发地钻进自己的怀里,而自己并不用因此而挨打。就算挨打也要抱着的人。

“冷...冷你个头!看...路走路!”就连运气都不看好狄大人的,一阵比刚刚更大更凉的风吹过。狄仁杰脖子紧缩着,试图把多一点的肉体面积埋在层层衣物之中,整个人更是哆嗦着不停。

然而,骄傲如狄仁杰才不会因为这样而示弱,转过身就要继续巡逻。不料,后方一个拥抱让他停下了脚步。厚实的胸膛抵在背后,让狄仁杰的身体诚实的靠了上去。

啊,好温暖啊。

只有头颅还是低垂着地掩饰着他一脸的红晕,两手握拳放在身边两侧。

唉,打脸真疼...

3)

“冷了就说啊,为夫又不会笑你。”口不贱不是李太白。

乐呵呵的剑仙静静运了气,使身体的温度提升了一些好当心上人的暖宝宝。绕过腰间,捉住狄仁杰握拳的双手,修长的手指灵活的穿过并把十指紧扣在自己的手上。掌心对掌心,暖和着狄仁杰冰凉的手心。

不知道脸皮为何物的剑仙更是顺势的把头抵在矮自己一些的人的肩头上。呼出的暖气惹得狄仁杰痒痒的,脸更是热上几分。

“怎么穿着这么厚的宫服还冷啊~”

“要你管!”

李白一如既往地继续调戏着,也不无意外的收到狄仁杰的斥责。心里两手摊,笑容特别大。无奈,他就是喜欢这样的他。

然后,“啵”的一声留了个还含有口水的嘴唇印在狄仁杰脸上。

后者发出的怒吼,让他把捉住的手握得更紧,笑得更欢。

彩蛋)

“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还在大街上吧?”忍受着脸上的口水,狄仁杰很努力的忍着不把王朝密令扒出来戳在某人的头上。

“不怕,整个长安都知道我们的事,不知道的我现在让他知道。”剑仙一副我无所谓的模样,并且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谁是谁的人非常的好。只有他怀里的这位才总是害怕被人家发现,明明大家都知道的啊!

“你......你...”被怼得一下子找不到话回嘴的狄仁杰,只能干瞪眼。

“就知道你最爱我,怀英!!”

“啵!”

“啵!”

“啵!”

“李太白!!!”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长安居民表示这才是正常的日常。

日常放闪秀恩爱真的伤不起,伤不起,还是追追打打的好一点!

评论(1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