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克星

也不知道会不会屏,蔽,的。反正我看到微博打开实在(•́へ•́ ╬)大不了我三天后回家才弄图再发...要完整文字版请打开微博...(╯‵□′)╯︵┴─┴

*注

- OOC严重,私设成山?

- 超现代背景

- 自己爽自己开心,请慎雷





所谓战团是风靡超时代的虚拟战场,就是香香海报那些东西,好像运动竞技那样都是一年有几个赛季那样的职业比赛。

王者联盟就是超现代最顶尖的大学,人才辈出

白哥大学时代是王者联盟的王者联盟战团的王牌得分手,毕业继承家业的财团

老狄大学时代是王者联盟的学生主席,毕业后进入时空管理局,代号超时空战士,大概就是未来警察一类的

真看不明白,评论见,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啊...



“唔...啊哈哈...啊小人!”

被男人压在身下cao弄的人气喘之余还不忘记动动嘴皮子骂人。

“小人?呵!我可也没想到会再次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啊,狄大会长。”

“你....”

“被我以同样的方式放倒的你...啧啧啧,还好遇到的是我。”

若是别人,李白深蓝的瞳孔暗了暗,再次大力地把自己送了进去,惹得狄仁杰一阵惊呼。

这不是狄仁杰的第一次。然而,狄仁杰的首次也就是栽在了李白的手上。已经不是第一次与李白坦诚相待,狄仁杰自然不会小看李白。毕竟第一次栽了他的手上时,那人就用身体狠狠地把自己烙印在他的回忆里。

王者联盟战团王牌得分手的厉害,他可是用身体深有体会。紫剑在手的剑客,所在之地尽是欢呼,所到之处战无不胜。诚如李白所拥抱的荣誉荣光,体力与实力都是杠杠的真实力。当时候的王者联盟的学生主席狄仁杰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位在大学园里名字如雷贯耳的人。

“这次,我可会确实的让你下不了这张chuang。”男人吐出了侵略性十足的话语,才狠狠地撞击着身下的人,一下比一下狠厉的撞击,似要晃动他灵魂的力道。

“嗯额!!啊!啊额!”被gan弄得失魂失神的人双眼模糊的回想到了那时候。


============================================

x年前,李白最后一届退役的荣休会上,他也是这样被这人guan醉带进了房间脱了就上。

要说他在王者联盟大学时代最不满最不爽的莫过于这位大名鼎鼎的李白了。

他,狄仁杰本也算得上是几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可到了李白的面前,免不了还是输了一分,一分!

学术上总硬是以0.1分的差距排在了自己之上。

运动上,学联战团的热度自然更胜于自己射击学会的几几倍的热度。

纵然带团连胜了多少次都不及他一个赛季的五连击破。

并非是他没有那个加入战团的实力,只是实在无法兼顾得了学生主席的职位,他也无所谓太折腾自己。

再者,外貌不是没有,头脑不是没有,也许真的就败在了没有那人的风流之款。

也是,比起他的阳光热情洋溢,自己的文静严谨派怎么都比较占下风。

常言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大家都爱坏孩子,输了就输了,反正自己是赢不起,不比了,行不行?

然而这都还是小事。

找别校打架,挑衅是日常。在校内也爱搞事情,感情事,私人事,大事小事麻烦事是平常。

回想起天天都是李白这,李白那,李白怎的,李白又怎么了...那出现的频率之高,回想起来简直是噩梦。李白魔音回绕在室内的经验,实在不敢再想,那是煎熬。这么苦,他也还是熬过来了。

也许,真真正正让他看他不顺眼的地方,还该是明摆着有zui,却有一干人争相免去他的罪。重点时,还得是自己亲自去别校搞公关,以威胁利诱毒舌等各种方式去摆平的事情。偶尔还要牵上李白去登门道歉。偏偏这李白不识时务还来乱。他到底知不知道狄老爷我单单联盟校内的事情都快被忙疯了?!我特么的怎么的还要被指定点名特地来帮他mo屁股!!!

就因为我效率高成功率100,怎就不让我去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虽然实际也知道这根本无可奈何,派别人去的后果最终不单只以失败告终还得附加哭丧脸一把鼻涕一把泪水,回来再一次的投告。李白他,李白他过分了,李白是恶魔云云的......结论了三次后,就没再让别人去。权当他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造福。自己就自己来挨着这大麻烦了,也算是省时省力节省经费,这是一种美德。狄仁杰对自己这么念叨,才忍住没有对又开始和道歉对象掀起新一轮舌战的李先生当场面具剥落捉着就是一顿暴击。他发誓,要是心里所想可以变成真实,李白已经死了一百万次又活回来了再死了一百万次。

咋就收不了这搞事精,心累啊!

地丑理事长总是不厌其烦一而再再而三苦口婆心地安抚自己并继而不懈地对自己劝着念着来来去去一样的金句。至今想起都如在耳边。三十秒把它们倒背如流是他不为人知的其一技能。如果这是技能,保证砸的死人。

这李白天生就是拿来克他的!

克星,衰星,扫把星,坏星星!

不就是好不容易,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熬到了荣休会。这天后,自己也将提早应了武则天学姐的推荐直接进时空管理局去实习了。想到过了今天,明天就是新的开始了的狄仁杰难得的给了自己一个欣慰老妈子笑。终于啊终于...个屁!!

这不晚上就被人guan醉了还带回家打了pao!

真不能说不邪门,还真的就有这么邪的!

这克星,行行好,给我滚!

你不滚是吗,那我滚总行了吧!

开苞都给了你,你真的够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傻,禁不起李白的语言挑衅。明明都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怎么今天就这么看不开想不开,回想起来脑壳疼!

可能真的是有口难言了实在太久了, 再憋会死星人,大概?

那天宴会上,在李白多两句的“原来小狄狄不会喝酒的”“哦,小狄狄果然不像外貌般干练,是纯情的小狄狄!”

于是,在小狄狄左小狄狄右的集中炮火下。怒火中烧的自己连自己的轻微洁癖都忘记了,夺过李白手上的酒一口饮尽!

啊!不妙....这是纯威士忌...

可竟然了都已经干了就没有不继续下去的道理。

啊!一失足真成千古恨啊!

他该知道这明摆着就是等他跳的坑啊,怎么就一股气自己跳了下去!

想当年的自己真的可以的,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那天不仅破了形象,发了酒疯使劲要酒喝,还被人莫名其妙被人夺了第一次。

他真该谢谢喝断片让他遗忘了后头发生的再可怕的种种。

明明是天才,怎么待遇差别这么大?

老天爷,您的眼睛,真的雪亮吗?

所以,他和李白就是视同火水势不两立看了就要掉头走!

翌日,不只头痛得要命,还害得他差点赶不及去时空管理局报到。

哇哦,他的第一印象都差点被盖了个黑印!

你说这克星可不可怕?

明明都最后一天了,还让他经历了整个人生最黑暗的一天。

还好进了时空管理局后,一切安好。

果然离他离得远远的,自己就能如鱼得水,安安心心,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职场上也是一路顺风不出几年就升到了队长,罪犯们闻风丧胆的超时空战士。神来杀神,佛挡杀佛,一切罪犯都手到擒来。只有他还没遇到的罪犯,没有他捉不到的罪犯。

好日子过久了,为事业努力打拼中的狄仁杰很容易就忘记了曾经的这么一个轻而易举就把他搞得鸡飞狗跳的人。毕竟天天忙着带队去堵罪犯的狄仁杰还真没有什么多余时间去回忆人生污点。人要往前看,向前冲,才有前途。

正所谓人到头来都会达到终点的。好日子也有到头的一天。

=======================================================

几天前时空管理局就下了急令搞了个不知名盛且大空前的联欢会,并告知大家必须以正装出席。

说好听就是为犒劳时空管理局上下多年的付出,明摆的就是因为有了新财团的资助,必需搞好场面,顺便欢迎及介绍大家认识认识新的财主大人。

好吧,去就去吧,还可以省一顿晚餐的钱,省时省力省钱,划得来。

狄仁杰就占了个角落一边咀嚼着碟里的猪排肉,一边盘算着要是主管因为今天的缺勤为由扣了他的全勤奖,他要怎么ABCD以口舌把自己的奖金拗回来。

一下黑了下来的会场,让他自动的把目光望向了亮着灯的前台。

这一看台上说话的人!

我擦!李克星!

怎么是他?!

手上拿着的猪排肉在颤抖。

他狄仁杰,超时空战士捉过最凶恶的犯人,追过最蛇形的逃犯都还从不手软,雷厉风行的。

这李白李太白李白白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

老天,你对我手软一回可以吗?!

我保证我决定不会再骂你,以前骂过的我先掌嘴,好不好?

你要我捉再邋遢奔放自我露鸟kuang变tai狂病tai狂都可以,就是不要给我遇到他啊!他一个抵十个,我真的慌啊!

不不不,也许不用慌,这么多年了,也许大家都不认识对方了,不认识了。

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不值得他记得的。再说,李大公子这么有金,要什么没什么,何必还记住他小小的大学主席。

嗯嗯,当不认识就好了。

没事儿的,没事儿。

还没开始打仗,自己就先慌了,怎么着?

大不了,自己先从后门溜走。然而,此想法在执行之时,被前方武局长迷之眼神瞥了一眼,狄仁杰假装淡定的伸手拿了身边桌子的巧克力蛋糕就是一口并带笑回敬着武局长,表示待遇很好很满足。

再转头回来...

“这位先生,听说是时空管理局备受期待的最新星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看见眼前的灾星,狄仁杰心里只剩下这句话。

“呵呵...过奖了,先生。都只是为了减少罪犯的发生。”

“不用谦虚,超时空战士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现在先让李白敬你一杯。”说着,利落的接过了狄仁杰手上的餐盘,并递上了一杯酒水。

“嗯,我还是以其他饮料代酒吧...不清醒的感觉我实在不喜欢呢”拿着手里的酒水...这真是不提不理你,一提就找你。

狄仁杰虽然怎么过,可眼前的人并没有回应和其他表示,武局长说过了要好好招待贵客的...这不从李白正后方的武则天就传来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嗯嗯,满满的威胁意味。

我的天啊...在被克扣工资与原则问题,狄仁杰目光胶在琥珀色的酒水上...一杯应该没问题吧?

在两道视线下,抱着视死如归的心,灌了下去。

这味道,,,似曾相识!

纯威士忌!

“不必拘束,再来一杯吧!宴会就是要尽情的欢乐。”

“嗝...好..”

“再一杯吧。”

“嗯...”

“还有很多呢。”

“好...”

在不知道干了第几杯,狄仁杰终于倒在了温软的东西之上。抬头看上的是李白的放大了几倍的脸,顿时被吓醒了一下,可身体实在软得没力气去站起来了,只能任由他人就这样撑着自己。还好,还好,还没有太出格的事情发生,而且看来李白好像真的不记得他了。被李白扶抱着的狄仁杰才想道声谢,并请人送他到边厅去休息。

“小样的,装不认识是不是?小狄狄?”

再固定目光,迎着的是他奸计得逞的狡猾笑脸。晶莹剔透的蓝色眸子闪耀着,迷惑了他本就醉得迷糊的心神。隐约中,感觉当他移动了自己挡开了武则天上前来的关心,并表示会带自己到边厅去缓缓的,说怎么也是自己guan醉的人,要附上照顾的责任云云的。

身体挣不动的狄仁杰心里呐喊着。不,武则天局长,你千万要阻止他啊啊啊!不然就是羊入虎口,只剩骨头了。

“那好吧,怀英的酒量也是时候要好好练练的了,平时认真的人醉起来也是这么的认真啊....”

好吧好吧,他就知道天总是抛弃他。

眷顾谁就不会是他狄仁杰。

至到刚刚也还是被人cao醒来的,身体酸软无比且不受控制。身体被一下一下的ding入地深埋进柔软的床上。他根本抵抗不了多少身后人无止尽的索取,也就只能逞逞口舌之争了以恶心不断chou动着的男人。

“你可真狠,一觉起来就不见了。”

李白看着在情dong中游离的人一边动作一边说着。他怎么会不知道狄仁杰所想所思,这人打从学生时代就一直是自己心仪之人,就是不知咋的就是忍不住去欺负欺负他的欲望。无论从前还是现在,看他吃瘪的样子实在太有趣了。

“.........哼....我还差点错过了报到呢...”

说着的同时,因为被责难的委屈,超时空恶作剧的收紧了下面那张口。

让你话这么多,榨gan你!让你jing尽ren亡!

“想要榨gan我,胆子还不小...呢”身体一抽明显是受了狄仁杰刺激的反应。湛蓝的眼睛染上一层暗色直盯盯着狄仁杰,感情是忘记白哥哥以前在战场上是怎么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嘛,小狄狄?今天自然让你好好体会体会体会宝刀未老的致感。

蓝瞳闪耀起的星点看得狄仁杰背后凉凉的。他记得以往李白露出这副模样时,就是要搞事情的前奏,自己不妙的时候。

“啊!”感觉到体内的东西好像又肿大了不一圈,惹得狄仁杰一声惊呼。唉,看来今天腰和屁gu是保不住的了,还不如尽情放肆纵情算了。

“要干就干快点,我明天可是还有任务的...啊!”

深思之下,速战速决,早点开溜才是正确方案,他可不想要人与奖金两失。

“放心,你首要的任务就是我,接下来都是。在此之前,你想都别想逃。”

我会好好捅乱子让你照看的,一如既往地,狄怀英。

“呜呜啊!恶gen性!你轻点啊 !”

“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啦。呵。”

“怀英❤”



评论(1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