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同化

声明:以前看过太太写过的MAG,但是实在记不住是哪位太太了。因为很喜欢,就拿来使用了。如有冒犯,请留言告知,我会删改的。或者有谁知道,可以帮我注明一下,谢谢。



我有惊喜要给你...
给最亲爱的你,My Mag…

“Mag...”倚靠在他怀里,魔术师虚弱的看着范海辛。眼神有些迷蒙地看向范海辛,平时活跃乖张的人此刻一动不动地平躺着。

魔术师,中毒了。此毒非彼毒。不至于让他一针上天堂,却足够令他痛不欲生,不可自拔。

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自视过高,仇家太多才会导致这一切的发生。他以为魔术师能够抵挡,能有击退完所有的进犯。爱玩且技术高明,他难得欣赏的人。常常是几个月也碰不了面的暧昧。一见面便也一拍即合,没有几十个回合纠缠不罢休的激情。他们把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都做了。偏偏那句奠定恋人关系的“我爱你”终是没有说出口过。

聚少离多的日子让他们不能轻易把爱挂在嘴边。万一回不来,再不相见,无论对谁都是极不公平的遥遥相望,无果的等待。他们深爱着对方,也因此不敢说出口。

在这人,妖,怪聚首的时代,能再见面即是又一次的奇迹。

每一次的见面都是一份说不出口的惊与喜。表面上无法得知,然而了解对方如彼此,看着眼睛就看穿了对方热切的心意。拥抱,再拥抱,埋入再深入,只有这样才能尽力预留到下一次相见的热度触感。

魔术师当然可以保自己万全,他的能力与智慧毋容置疑。前提是,敌人是明着来的...

人妖怪的时代看似一面倒的人族...真真正正才是最卑鄙,最令人不齿的存在。

曾经被自己拒绝并羞辱过的仇家趁自己到远处去出任务之时暗算了他亲爱的魔术师。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折磨,还给他注射了过量的独品,让他上瘾了,打算让他慢慢自我摧残毁灭。两个礼拜的囚禁折磨,就是一辈子的伤痛。要不是黑猫及时寻到自己的老板,迎接他的就要是冰凉的墓碑了。

魔术师还是那是魔术师,只是没有了以往的欢笑倜傥,多了苍白及一口气消瘦下去的身体。他努力坚持着自己的意识,不肯再吸独品,却又难忍自己想吸食的欲望。渐渐地,他开始以自残的方式来维持自己的意识以夺回自己对身体和意识的控制权。只剩下真正的疼痛能换回他少许的感觉。一次又一次的,要不是被时刻关注他的黑猫发现了,也许早在血红的浴缸里死去了。

凯旋而归的范海辛看着这一切,红着眼把那些人都暗地里解决了。然后,一身血腥的回到魔术师身边,告诉他,他好好把欺负他的人都狠狠欺负回去了。他希望怀里的人会想往常般跳起来对他说着“也许你应该用一些不把自己泡在血水里的方法来打架,血猎先生~”,可是他没有。他希望他会给他一个亲吻赞扬他,可是他没有。

怀里的人不断抖动,牙齿都在打架,嘴边留着咽不下的唾液。只紧紧捂着自己的衣物,低着头。魔术师的骄傲不容许他以这样难看的·模样面对别人,尤其还是自己最重视的人。他的范海辛回来了,他却一点也不想看见他。明明就在身边,他却抬不起头去看看思念的人。

被血洗的黑帮的事迹流传在民间。教廷也调查过了,却就是找不到确实的证据去拿下范海辛。路过市集,人们异样的眼光,纷纷的议论。这就是人类,最弱势的存在,最多疑难懂复杂的生物。单体的实力实在不堪一击,然而爆发出来的臆想阴谋诡计令人防不胜防,也就是这种恶质让他们苟且偷生到现在。比起实力代表一切的魔物妖怪,人类拥抱着头脑存活。

斩妖除魔时,他是英雄。屠杀恶人时,他便成为了杀人魔。不过,他并不在乎人们怎么去看待他称呼他。他只知道,谁伤害了他重视的人,谁就要血偿。

又有谁可怜过他亲爱的魔术师的遭遇,明明同样是人。人们却只看见了更夸大的一面。有因必有果,这不过是因果报应。

范海辛看不得魔术师换着方式折磨自己。魔术师也看不得范海辛在自己面前伤心自责。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伤痛。看着的无能,听着的无助,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帮不了。这无论对哪一方而言,都是一种折磨,一种煎熬。

“Mag,你知道我为何总是战无不胜,凯旋归来吗?”
“........那是因为见过我真面目的人,都死了。”
只有死人会保守秘密。


再一次看着魔术师痛苦难耐的翻转着身体,范海辛露出了他锐利的獠牙。魔术师,不要恨他自作主张把他变成了吸血鬼。压着身下挣扎得更厉害的身体。惊恐的表情,瞪大的眼睛,挥舞着手脚......都只能任由他轻轻地压制住。

原谅我的自私,魔术师,我不能忍受没有你的世界,我会疯的。

“Mag…….”范海辛咬上了那洁白的脖颈,禁锢着魔术师还微微扭动着的身体,至到他乖乖软倒在怀里。

Dearest…...
请和我一起,坠入地狱吧。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