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这辈子

依然严重ooc
赶上端午节末班车,凑合凑合吧=͟͟͞͞(꒪ᗜ꒪ ‧̣̥̇)



1.

一入长安。
连一丝风都不没有,只有微微的星光与月光见证。
好比他即兴刻在朱雀门上的诗,他好像也“即兴”的记上了眼前这位手持金色令牌的治安官。
一见钟情,多么不现实,却偏偏让他遇见了。

欲上青天揽明月。
怎么诗中的物化形了?
他想,这轮明月比任何月光都更胜风华。
他摄人心神的金眸美得不可方物,别有一番妖冶的美感。
一眼望穿了他,驻扎心里再不离去。

因为大唐因为朱雀门因为女帝,他们不打不相识。
也就这样,他们相识相知相爱相别。
顺其自然就好像小桥流水人家。

然,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水流到尽头也有分叉的时候。
在李白意识到自己逗留的时间也足够长了,他邀请狄仁杰陪同他笑傲江湖,走过下一个下下个春夏秋冬时,狄仁杰却提出了分手。

“为什么,你总要告诉我为何啊?”
“如果是...”
“不...不是你不够好...不是...”

狄仁杰喃喃自语着离去,独留下风影之下看着他背影的李白。
连一个拥抱都是奢侈。
李白目送到他消失在视野内,才拿起腰间的酒葫芦狠狠地一口灌尽。
那是美妙的开始,也是无疾而终的分离。

2.

二入长安。
原来这就是你要分手的理由!毁我家灭我国。
一人一剑杀入大殿和武则天对峙。
结果是日日夜夜酒宿在酒家的颓废剑仙。散发出混杂着酒臭与衣物许久未洗的酸臭味道,脸上的胡渣看来也应该有好一阵了。
若非腰间挂着的那把鼎鼎大名的青冥剑,可能就不会有人会把眼前这酒鬼和那潇洒剑仙联想到一起。
借酒消愁愁更愁,醉生梦死不自觉。
他是打算把自己醉死吗?

李元芳通报李白的行踪,他是不想理会的。
有些事,做了便挽回不了。
有些东西,错过会比强行拥有来得更好。

几日来,同样的汇报。
狄仁杰听着是心疼的,真正看着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人更是不忍。
实在不能放任他下去的治安官,便以这样下去会影响店家营业为由上前去不冷不热的关心了一下。

本来醉得不成人形的人张开了眼睛却还是附在桌上。语气不客气地讽刺着狄仁杰明明都不爱了又何必来关心?亦或是想看看看看自己算计的人落魄到如此...
他说着说着,哐啷翻到了眼前的各异的酒樽,随便拿了个还有酒水的就是一口。
回头呼了一口十足的酒气给狄仁杰,似是证明自己的落魄潦倒,也似在一吐自己心里的闷气。

“啪!”重重把酒樽放下就又倒下大睡,大有好走不送,赶客的意思。

狄仁杰遭此一出也没有太过生气,只再往前一步,说点道“只可惜一代风流才子就这样沦为这般酒鬼。笑傲江湖?嗤,大概是笑死江湖罢...”

本就全无睡意意在逐客的人,眼角往上一瞥就这样无意见瞄到狄仁杰眼底那抹说不出的叹息。然后,就以这样趴睡的姿势着看着人慢慢离开,一如当初。至到那高挺的人远去,再也不见。

翌日,李元芳再来汇报,却是那日夜不醉生梦死不开心的李白不见了,消失了。

3.

三入长安。
李白又变回了那个死缠烂打的风流剑仙,像个牛皮糖,甩也甩不开。狄仁杰冷漠以待,无视他,通通都不见成效。
巡街时,莫名其妙的相遇,并走在他身边打哈哈的加入他的巡街队伍。
夜里批阅时,悄悄来到,并在他身边守着他批阅。李白一手酒葫芦,一边为他盛满茶水。
围捕犯人时,不小心脚一滑,轻功失误坐在了犯人头上。
冷眼相看,彼此以无言以对为结尾的尴尬等都没能把这个人逼退。

他恨,他当然恨,恨大唐的铁骑把他的故乡踏平了。
他怨,他当然也怨,怨楼兰王为什么要使用魔道之术,为何要为自己的一已私欲把西域的百姓都埋葬了。
他还有什么,还剩什么,四海为家,周游各地的他,连最后的避风港都没有。

他已经没有什么好剩下了,有的也只剩下对这人的那点爱意。
仅有,还值得他重视,放在心上的。
重要的东西已经失去了一次,他不想要再旧事重来。
为此,他甘愿一路相随,无言守候。

4.

一次捕捉魔种老巢的计划,险恶非常。千钧一发之下,搜捕队还是得到了最后的胜利。
狄仁杰一如既往地负责收尾,看着最后一位人员走出山洞,才抬脚离开。就在这一刻,被刚刚洞内激烈打洞和爆破所影响的山洞震动了起来。大大小小的山石,泥土落了下来,在一片混乱中本就受着伤的狄仁杰躲闪不及被坠下的大石打晕了。

再张开了眼帘,是被折返的李白抱在了怀里。看着层层包围的石壁,他相信以李白的功力要强势突破,还是可以保全姓名的。前提是,不是拖着他这个半死不活的人。
难得没有字字带寒冰的要说句好听的了,他却只能气游若丝地让李白自己走吧。
他这伤势,就算侥幸逃了出去,怕也没有从前之势了。这也只能算是最好的结果。这种事,怎么能说个肯定?

抬头在看了看那个只默默让自己枕在弯臂中看不出喜哀的人。他没说话,就只用着那双也湛蓝的眼睛盯着自己。那双美极,又纯粹的蓝。
许是感应到自己的生命就快走到尽头,狄仁杰决定把一些本该不打算说的话都说出来。他知道李白迷惑,他也希望李白能够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

“...咳!!是我...不够好,好到能和你...唔呜...走在一起.....咳咳咳!”
他捏紧一直握着的金黄令牌,细长的手指抖动着艰难的抚过刻着“长安”凹陷,眼神满是无奈。
他发誓过要守护的这方土地,他的责任。

李白也在这一下完全明白了。
狄仁杰不是不愿意和他一起,而是长安治安官大理寺卿等的职责束缚了他,绑住了他。
他并非不爱,可越是爱着,他狄仁杰才更要这般狠心。
对他李白狠心,对自己更加狠心。

“如有来世,怀英必相随...咳!我...一定伴着你走过天涯海角...只是...只是这辈子...”

他向上看看密封的地底,再看看自己身上的伤,最后视线停留在手握住的黄色令牌上。
又一阵腥热从喉里涌出。
这辈子...只怕是不可能了......

“..............不......来世太远太未知,我要不起,也不敢要。”
手抹去狄仁杰嘴角流淌出来了的血水。沉寂多时的人,终于开口。

“今生,你我定相随。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绝不独留。”
抹去他脸颊余下的血迹,即使此刻看不清楚,他也要他的怀英英俊的脸上干干净净的。

说时迟,那时快。顶上的石头又开始下榻了。一阵摇晃朦胧中,狄仁杰看到李白笑了。
“如果这是我的命运,我也认了。”

手被扯拉了一下,脸打在了一片温热上。然而,他已无暇自顾问不出个所以。眼前已是一片黑。

5.

“.....?”
醒来的狄仁杰发现自己身着白衣躺在在一处木屋里。
待清醒了一点,才爬起来走出去。
是一处不知名被树木所覆盖围绕的地方。
就连是生是死,他都还有点迷惑。

“这下,这辈子你都是我的。”
闻言,他反射性往上方望去。大树上,是那个人,满脸是笑,满眼是惊喜。
剔透的蓝眸,一如当初在朱雀门前的认真凝视着他的目光。
那个让他紧紧烙在心上的心动。

一跃跳下的李白来到狄仁杰的面前,一步两步三步把人搂在怀里,按在胸前,才抵着他的肩头。
“欢迎回来,怀英。”
语调中皆是兴奋,就算没有看着那双眼睛,狄仁杰都可以想象它是如何闪耀着的满满蓝光。

“......好”鬼神差使之下,他没有多加思索便应了声。
这一刻,他不是执法者不是治安官不是大理寺卿不是女帝的重臣。
他只是他狄仁杰,字怀英。

6.

然后,狄仁杰发现一直随身携带的令牌不见了。
这时候,才知道李白捏造了他的死亡的同时顺便把面目可憎的令牌留了下来以增加可信度。
他才不要束缚了狄仁杰半辈子的令牌再出现在狄仁杰的面前。
就像情侣间一般不待见对方的前任,那是一种危机。

从此,也就再没有了长安城公正廉明的治安官和风流满天下的剑仙。
只多了看淡风云,出入形影,浪迹天涯,笑傲江湖的逍遥派。

怀抱着英杰的青莲剑仙,是为
“情怀”。

PS.
狄大人是超级路痴,只要李白不带路,就不要想回长安。
而到了年迈将死,他们才又回到了长安看看那面墙。

“欲上青天揽明月。”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