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下辈子

白狄,微邦信
ooc没办法治,所以......
慎入
希望lof对我仁慈一点,不要吞




1.

那是一个悲凄的春天。

血液飞溅在娇羞的花儿上之添加了多一分的艳色,本是花香飘逸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再浓烈的香气都遮盖不了。

青丘败了,一败涂地。

只输在了太相信那份往日的情义。

2.

青丘狐王李白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也是九死一生。伤重至极的狐王为保存多一分的体力与妖力化为原型,浑浑噩噩地奔走在林间。本该是巨大无比的狐妖此刻变成了与普通狐狸无异的身型。他悲伤又怨恨的跑着,不知道目的地的一路狂奔。最后,抵不过缺血和妖力透支,他靠着一棵大树便倒了下去。

却没有留意到自己一头栽进了某个怀抱。

3.

平安京首席阴阳师看着莫名其妙倒在自己怀里的狐狸有些苦恼。

他记得自己只是在静坐并且不小心真的是不小心的睡着了。他也记得自己打开了一圈结界来护身等我。

突如其来一个冲击,把他摁醒来了。身上就多了个脏兮兮又血淋淋,还昏迷了的小狐狸。

眯着金眸有些嫌弃的瞥了眼。

好吧,只是看起来是小狐狸的狐狸。

即使微弱,他还是很清楚自己怀里的小东西是什么角色。

嗯,下次得记得告诉结界带血迹,沙土也得挡住。可怜了他身上的玄色衣物了。

虽然这么说,便也是小心翼翼的护着以灵力护着怀里的小狐狸。他不是看他可怜,他只是看他可爱,还有就是看在那一身手感似乎不错的毛绒绒。

4.

在阴阳师的照料之下,小狐狸很快就化回了人型,但还是遮盖不了头上的狐狸耳朵及后面大把的狐狸尾巴。

大病初愈的他本来对人类并没有什么感觉,可看着总是帮自己换药渡气喂药换衣的阴阳师,心里有什么好想改变了。

阴阳师手忙脚乱地,看起来并不习惯照顾别人。

刚刚醒过来那几天,照顾他的还不是阴阳师,而是奉命来侍候的侍者。饱经风霜,刚度过狐生最悲催的时刻,它见谁就咬谁。甚至还听见了有人说着怎么大阴阳师要捡个妖怪回来果然是异类可能吃醋之类的。

就是这样,在自己几天的折腾下才硬是把阴阳师逼到了自己跟前,成了自己的专属看顾。阴阳师起先是不愿的,毕竟“照顾”向来就不是他的强项。然而侍者们害怕甚至厌恶的言语,让阴阳师屏退了所有人,把重担调在自己身上。实在需要人力资源的时候,就念个咒。几个纸人即刻腾空浮现,帮助他做些琐事。

往后阴阳师熟练了,出外除妖之时,便也留了几个纸人去负责照料的事务。

5.

养伤期间,狐狸和阴阳师也互相了解了对方。

狐狸知道了阴阳师是平安京最负盛名的大阴阳师狄仁杰,字怀英。

阴阳师知道了狐狸是青丘狐王李白,字太白。

他们一个来自青丘,一个来自扶桑。他们相隔千万里,却还是这样的遇到了对方。

在一棵道不出名字的树下。

6.

狄仁杰喜欢毛绒绒的东西,所以在大阴阳师面前,李白总是以狐狸的状态出现,还要变成小狐狸的那种。

不喜欢被别人随意碰触的狐妖就特别喜欢被阴阳师抱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皮毛。

喜欢到占地自居把一贯被狄仁杰惯性顺毛的耗子精元芳从窝里踢走,强行占有。

在角落的耗子精和红毛小狼崽抱在一团瑟瑟发抖,他们曾经试图反抗,争夺过,但都以失败告终。白色的狐狸是什么东西?即使还没有回复到最佳状态,那稍微释放出来的妖气都足够让两只小妖止步不前。

偶尔欺负得厉害了,顺着毛发的阴阳师就会停了停顿。当李白回头望去,是那人带着一点宠溺的微笑。这罕有的一笑,总让李白没了再继续欺负小家伙的心。只是蜷曲了身体往狄仁杰的怀里靠得更近。

小妖们在一边忿忿不平,却不再说什么。狄仁杰也早就和他们打了招呼,千年老妖能伤重到如此估计也是经历了一场浩劫,让它们能让着点就让着点,回头给它们带糖葫芦桂花糕小糖人。小妖们很快就又乐呵呵抱团玩儿去了。阴阳师当然不会说出李白皮毛柔顺的质感实在太诱人了的事实。

反正也是有哄着,就让他存有这么一点私心吧。想着,又顺了两下在怀里乖巧蜷曲着的狐狸。

7.

李白等,等自己的力量回复。

他还有一些事情,必须去完成,捧着发亮的元魂珠,眼神凌厉。

有了阴阳师的帮助,简直如虎添翼,事半功倍。本来要花上个百年的时间才能修回的修为,不出几年便回来个七七八八

他知道狄仁杰是大阴阳师,本身也是有很强的灵力。可是要达到这么契合的境界,需要一定的资质。一个狐妖可以和他契合,他了解。可是一个人类,这也未免太强大了。

难不成这也是他总是一个人的缘故?

一个人去除妖伏魔,一个人负伤归来。

明明是赫赫有名的大阴阳师狄仁杰,除了这座巨大的在子,好像就什么都没有了。

偌大的庭院里,总是热热闹闹,都不是因为生灵,是因为他的式神与神魔鬼怪。好奇的李白总是想要去问他,可看着他一脸平静的看着在庭院追逐打闹的小怪们的模样。他选择了不要打破些什么平衡。

8.

这样相处下去的日子,李白觉得被狄仁杰顺毛是最人生最幸福的事儿了。

经历了劫难,这就是他最安心的时刻了。

偶尔看着他对别人笑,心里的怨气恨不得把他摁在自己怀里收住。斗嘴时,脸上的红晕让他想要就这样一口咬上。除魔时认真的神情,更是让他看得心跳加速。看他受伤时,更是压不住自己滔天的杀意。

可惜,可惜了,狄仁杰是个人类,所以他不能说。

纵然心中有着好感爱意,他也不能说。人类的一生太短,妖怪的一生太长,他们既然注定无法相守,他就无谓趟这趟水。

为他好,为自己也好。

短短人生,他可以寻到一位美丽善解人意的姑娘,生儿育女,子孙满堂,安稳的走完。他只需要在这短短的几十年好好看着他,便好。无法相守,他便护他这一世无忧。待一切安定好,才去复仇。到时候,他孑然一身,便也没有什么好牵挂。

9.

李白是要报仇的。

即使知道大抵是有去无回的结局,他也在所不惜的。

这是还没有知道狄仁杰第二道身份之前。

一天,布满结界的阴阳寮里散发出一股巨大且浓厚的妖气。妖魔鬼怪向来是都很信守强者为王这一套。这一阵妖气,让平时爱闹的式神小妖们都安静的呆在一边,不敢再闹腾。这是其一。

其二,妖气最浓烈之处便是有阴阳师的房里爆出的。想要知道狄仁杰发生了什么事,然而修为不足都只能站着干等,面面相窥,不知所措。

在别院练剑的李白是被突如其来爆发的妖气吸引过来的。只是他没有料到终点会是狄仁杰的房间。

瞬间,溢出的怒气与杀意硬是把一众小妖压得跪下了地,甚至翻白眼,晕了过去。胆敢动他都不舍得动的人,敢情真的活腻了。

房间四周被狄仁杰临时下了几圈的结界包围着,似乎不想要牵连到太多的事物。本来也以为应该是要用上几分里来强行攻破的李白,在一触及结界的刹那,便被放行了。

走进室内,浓厚的妖气扑鼻而来,李白却觉得似曾相识。再看看床上的一坨,他才猜想了一些可能。至到打开了被子,他总算明白为什么狄仁杰的灵力和他如此契合了。

九条滑溜柔顺的大尾巴把狄仁杰层层包围。

夹杂着一些微小的低吟和喘息的声音,还有飘出着一些味儿。

凑近闻一闻,这气味...

突然,李白只感觉一股邪火聚在下腹,并以一发不可收拾的速度燃起。

狄仁杰发情了。

得不到释放是多么的难受,久经情场的李白自是相当清楚。一个发情能造成这样的局面,可想而知,狄仁杰寡欲清心到了什么地步。

得知了狄仁杰真身,李白除了惊喜,还有的就是欣喜。他压抑着心中的欲念,快步来到狄仁杰的身边,打开被子,看见就是把自己缩成一团不断磨蹭着的人。真可怜,连人型都保不住,耳朵和尾巴都露了出来。被情欲折磨得满脸潮红的人此刻只呆呆地看着自己。鎏金眼睛内噙着泪水,少了平时的冷厉,楚楚可怜,只激发着兽心的大发。

“太白...”

轻轻一声叫唤也足够让他身下的物什更是涨大了一圈。

然而,乘人之危不是他的作风。他只轻轻把狄仁杰圈进了怀里,一手抚摸着他的尾根,一手撸着他滚烫的东西,安抚着他滔天的欲火。很快的就让狄仁杰泄了身,把身下和尾根都弄得湿湿黏黏。

发泄了一次的狄仁杰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却还腻在情潮中。温存中,对上了李白有些暗沉的紫眸。李白忍得辛苦极了,美人当前,还要是自己的意中人。此景此刻,却看到吃不到。唯有把狄仁杰摁紧在怀里,努力压抑着邪念。就在这时候,狄仁杰抬头吻上了他光洁的下巴。

这一激,让李白没剩多少的理智“啪”一声折了。一个翻身,便把狄仁杰压在了身下。眼对眼,鼻尖碰鼻尖。李白深深地望进狄仁杰的眼里。

“...可以吗?”

他不想狄仁杰只是为情潮而失了判断。同时,他也相信即使是难熬的发情期,狄仁杰仍然保有自己意识的能力。强大如他才不可能因为一个发情而失去神智。狄仁杰没有说话,低垂下眼帘,只是往李白按着自己肩膀的手磨了磨,并轻轻咬上他的手腕处。

“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

如果人妖殊途有所顾忌,现在便也解了。

同样的露出了兽类的犬齿轻轻把印记烙在雪白的脖子处。

这人这狐狸,是我的了。

10.

几番云雨后,化作狐狸的李白抱着同样化作狐狸形态的狄仁杰缠在一起保温。

纵然有千言万语想要说,想要问,李白还是觉得抱着狄仁杰,就这样抱着。至少拥有了他,什么都不那么重要了。

“我是只半妖。”

“这阴阳寮就是我的囚牢。”

“大阴阳师就是我的枷锁。”

李白知道了很多。包括狄仁杰的狐狸父亲是怎么帮被当妖女烧死的人类母亲报仇血洗了一路平安京的。还有狄仁杰的父亲统领的狐狸族群是怎么被母亲的阴阳师家族围攻战死。以及他是怎么被当成工具使用。

李白总算明白,这巨大的阴阳寮为何了无人气。

半妖的他,无论是天生就拥有的九尾还是母亲的神女资质都一滴不漏地继承了,甚至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加强大与纯粹。年纪小小便感受巨变,看尽生灵涂炭,他甘当那被打上项圈的存在。至少自己捉的弱小妖怪,能救一只就是一只。

对他而言,妖与人没什么分别。同样强大,只是在不同方面上。妖怪会亲自动手,那么人类大概是动的是脑筋找人帮手。如果能尽自己的力量平衡妖与人类。他甘愿。他的力量是他周旋的最好助力。无论那一方,他都不想看到无辜的死伤。

李白问明明以你的力量,你可以做得比你父亲更好,为什么,难道你不恨吗?

恨啊,但是恨能这么样?

即使你以为已经斩草除根,已经杀绝,总还有漏网之鱼。几个十年后,不又风水轮流转,展开另一场大屠杀。

这只是个死循环,不过就是时间问题。没人妖是有罪的。

你以为活着就是最好的嘛?

身在那个时刻,你只希望自己没有存在过,才不会这么痛苦。

有时候,死了也许会更好,至少不会看到伤害也不会再有伤害。

“那颗珠子里面的灵魂说不定也只是想要看着你在另个地方展开新生活而非让你回去送死吧?”

狄仁杰的一番话让李白有些惊讶的看向他。

“并非有意,只是有一次看你捧着它看着夜空沉思。”

“没资格说你呢,说起来我也违背了父母的意思。”

他们让他逃让他跑让他走,他却留了下来。好比四不像,妖不像妖,人类也容不得他。他身陷漩涡这么久,还是一个人。他想要靠近别人,就因为他太特殊,哪一边都靠不近。

“要不是我的力量,根本没人要我。”也只有这个还让他有些价值。

“...没事,我陪你。”

“你说的没错,它们都喊着让我逃让我跑让我活下去,却没有人叫过我为他们报仇。”只是他愧疚,他对不起拥他为王的族人。他知道自己过不去的仅仅只是自己这一关。

“错不在你。你只要好好活下去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了。”

11.

狄仁杰的身世与说话让李白断了去复仇的念头。对,他要好好的活过每一天来回报族人拼死换回来的这条生命。复兴狐族的事情也是,只不过不是以复仇的意图去进行。

李白跟着狄仁杰擒魔伏妖。抱着他话风月赴云雨。陪着他赏花共饮看着在庭院打闹的小妖。一日复一日,日子过得顺遂滋润。

这辈子,他们要这样好好的过下去,才不会负了那些前妖与人。

12.

命运若是轻易就放过众生,它就不叫命运了。

白龙族的追兵不但来到了,还来的又快又猛。有了平安京阴阳司众的帮助,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狄仁杰和李白所处的阴阳寮。

左三层,右三层的包围了起来。向来视狄仁杰为眼中钉肉中刺的阴阳司一众人马更是仗着此刻有胜算,站在了神龙的一边,打算靠着神的力量把早就看不顺眼的狄仁杰一起歼灭。本来强大到可怕的力量的狄仁杰就是他们所顾忌的,只是他一向安分守己,只是收收小妖怪,并一直维持着平安京的平衡,他们也就算了。但是当向来护着妖怪的狄仁杰收了个大妖,还形影不离的那一种一起法,情况就不同了。

就是太聪明,就是太爱想,疑心就这么来了。本来的威胁,双倍的威胁,就变成了不可不除的存在。当神龙降临,说诉目的之时,重利益与求自保的人们,只看到了狄仁杰妖怪的血统逆天的力量貌似谋反的行为,却看不见他多年来维持平安京平和出的心力。

李白看着追兵怒火中烧得来也是口说不出来的无奈。他自动退让避世得到的是什么?不也是这样的结果。

狄仁杰握上他手的触感却让他觉得还是有得到些什么的。他怎么忘记了身边这绝对一辈子一起过的人。

看着眼前持枪挺立的人。他的挚友也是他的故友。自那青丘一役,什么友啊情啊,都噼里啪啦碎成一片,不复存在。

长枪白龙吟一起,青丘青冥剑一出,多亏了狄仁杰强大的结界才没有波及到把几方圆内的东西和生灵。

“为什么总是你?”被最相信的生死之交背叛跟被灭族的痛楚没有多大差别。

“为什么总是你!!!!”

在我好不容易安顿平稳下来,又来把我的生活搅成一团浑水。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和白龙对战的狐狸,你来我往了百来个回合。阴阳师的结界稳固如金钟罩,一时半刻敌方也做不了什么。只有白龙韩信是在李白坚持下,被阴阳师允许踏入这禁圈里。

阴阳师皱着眉头看着着一切。本来想着带着大伙趁结界还没被破,偷偷施以土遁,地行术先让大家撤离。李白那悲怆愤恨的一眼还是让他允了他不理智的决定。我们的这辈子终究也只是一场短暂的美梦吗,狐白?

包围着的韩信和李白两人的大军虎视眈眈。他们在等待,等待一个适当插入的时机。

没有人不会出差错的,而李白错的那一刹那,龙族孤注一掷同时攻击在结界的一处,开了的小洞由人类派的阴阳师施下锥心的生杀咒,意图直接毙了李白。

杀红眼的李白眼见如此也没什么好躲,手上攻击这韩信的动作也没有慢下。死就死,大不了一起死了!

闪光一过,他看着站立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咳!噗!”

大量的鲜血染红了白龙的一身银甲,银与红,多么鲜明的对比。然后,再也支持不下去的白龙化回了自己的原身倒了下去。本来还在发愣的李白接住了就要碰地的龙首。看向韩信的目光饱含水光,与更多的为什么。

“我尽力了,太白啊额...!”咒杀但求一击必杀。然白龙的修为太强,死不及时,痛苦难当。他重重喘了一口气,才继续。

“当初青丘一役,我知道时,已经太迟了。父王暗地里对我下了法,我根本抵抗不了,拿起白龙吟就是...我挣脱父亲的法力,大局已定...咳!”

“我只能在最后一刻,助你离开...”

“强行挣脱亦令我身受重伤...身心疲惫我就人自己落入人间,不料,却化成人族婴孩走了一趟...”

一趟同样苦不堪言,受尽屈辱磨难,历经风光落魄的人生,还有最后那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城破,谋臣亡...

不过短短的几十年君臣。那些情,那些爱,哪些真,哪些假,足以让他明了生死之别之痛,也足以让他刻骨铭心,再忘不了。死去没多久就又被带回了龙宫,参与这次的追捕行动。他选择了妥协,却根本还在伤痛中无心打斗。

如看到狐狸终于找到定终生的对象了,他衷心感到高兴。那白发之人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只顾自己逃命的孽种。

于是,他自当成全他们。

把他没活到的幸福,也一并带去吧。

“这是报应吧,太白。”

“快去救他,白。”

他说,然后含笑闭上了血红的龙眸。

13.

被打破了结界不过一瞬间也足够让狄仁杰元气大伤,何况抓着他弱处的阴阳师们更是拿着压制他的法器双重打击。

卑鄙呵,这就是人性。

眼看大势不在,以及开始走向自己的李白。要挣脱项圈,他也差不多得耗上性命了,倒不如...

保全你。

使尽了全身最后的力量,狄仁杰把李白关进了结界里。其他小妖早被他暗地里潜走了,只剩他。

得让他逃。

得护他周全。

“狄怀英!!!!”李白痛心疾首地敲打着困着自己的结界。他喊着那人的字,并非他的名。为什么他只能看着他们死,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

“撤了结界!”

“撤了它!!”他看着重伤的狄仁杰被牵制。他看着阴阳师怎么把咒术加在他身上。他看着龙族因少主之死怎么以乱枪穿过他单薄的身躯再抽出来。喷洒出的血液在地上散出各异的花朵。他柔顺雪白的发亦由无数小红花点缀着。

他就这样倒在结界之外,只还能微微转过头看着自己。

“不!!!!!!!!!”

然后,李白看着狄仁杰艰难地爬到自己的面前,靠在结界上歪头看着他笑。何其凄美,何其无奈。李白用力的蹭在他脸边却始终摸不破那固若金汤的结界。就连想抱抱他也是种奢望。

“下辈子,希望我们能无所顾忌的相守...我答应你,下辈子都是你的.....都是你的...白...”

“你说...好吗...?”

“白...”

说着,他靠住结界永远的盖上了鎏金光耀眼的眸子。他曾经说过像月色般柔曼的月光。属于他的月光。

“怀英!”

“怀英!!”

“怀英!!!!!”

龙族的战士打不开坚固的结界,反而把气泄在了狄仁杰的尸体上。对着早就没了气息到身体就是一顿乱砍。口上还说着嘲讽着李白无能无为。这些无一激怒着李白。

看着心爱之人死后还要被如此对待。

的确,该死的是他,救不了人的也是他。最该被生气的也应该是他。

憎恨使人强大?不。

不顾生死且再无顾虑更能让人无敌。

悲恨交加的李白忍不住化为了原形,使自己原形毕露,也让自己真正爆发出与生俱来的妖力。愤怒是丑陋的,它使任何东西回归原本。

还好你看不现在我此刻的模样,怀英。失控的九尾狐不再是当年差点升仙的狐狸。悲伤与憎恨让他肆无禁忌的发泄着,漠视所有。能称之为挚友的白龙不在了,视之为挚爱的人也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顾忌?

死不可怕,被留下的人更可怕。

你说过活着也是一种煎熬,为什么就这么残酷的独留我在世上?

杀了最后一战士龙族来祭韩信,也同样把阴阳师全灭了。如可怕的神魔把在场所有生物屠杀殆尽。

如果这是你们想要看到的结局,我成全你们。

满身满手都是血的李白终于搂上了死去的阴阳师的身体。冰凉且残破的尸身。寒雪般冷冻的心,连眼泪也流不出的悲伤。

没有了没有了。

幻化出一直隐藏在体内的元魂珠,一手捏爆。

如果活着都是难过,便都逝去吧,一切都逝去吧。也许这才是最好的归属。也许死亡才是最幸运的结局。

“怀英,下辈子太远,我怕我找不到你。”

青冥剑起,落下。

“让我随你同去吧...”

我怕,迟了,便再找不到你了。





彩蛋.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敌军还有三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对面的,小狄狄有我李白罩住!”

“怀英来,为夫给你carry完全场红蓝爸爸要野鸡有野鸡要野猪有野猪!暴君主宰也不在话下!”

”别...别说了,还害不害臊...”一脸娇羞,却还是来到狐白的身边你一剑我一拍,打得红爸爸跪地求饶。

“这次谁再欺你,看我不杀得他不认得爸爸。”

“好啦,快打野发育吧,不然后期谁罩谁还说不定呢。”

怀抱着拿了红的人一个将近酒就闪到旁边去打下一个野怪。

这辈子,愿相随。

只要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我不许不许,你,再走到我触不到,摸不到的地方去了。

这辈子绝对要如影相随,比翼双飞。

这一切,看得对面的韩信好生羡慕。都有人宠着疼着呵着,反观我就只能自给自足了...唉!打气起来,他可是堂堂大将军韩信,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的,他...也许只是有些寂寞吧。

发呆之际没有看到已经杀到眼前的梦奇,绝望的闭上双眼等着受死一击回去泡泉水。

突然,一圈光芒打在身上。

“帮不了你打红蓝爸爸,但我能为你赴死千千万万次,雏儿。等下见,我先回泉水了~”传送到韩信面前的君主挡住攻击让血丝的人逃跑。

这一次,无论要自己死多少次,他也不会再让重言死在自己面前的。冰凉破碎的身躯,他不要再感受。前世他太执着,让自己失去所爱的滋味,他不会要再尝试。即使是死,我也会抱着你一起双杀,再抱着你在泉水复活。打从在这世界相遇时,他便决定了。不管韩信原不原谅,他也要这么死缠烂打下去。反正他本来就是流氓皇帝刘季。

“重言。”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包含着太多温柔,让韩信情不自禁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对上的就是他溢得出柔水的目光。

看着他被打倒下的身躯,笑着接下来致命一击。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双杀!”

这辈子,不再分开了。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