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大白菜

我们的口号是日狄!

【白狄】四部曲二逃婚



1.

狄仁杰近乎逃离似的来到教堂的大门口。

既没有车钥匙也没有手机的他身上就只有早就预备好的一些钞票,现金卡,身份证和护照。

在脑海里预演过无数次的逃跑过程,却没有想到真的实行之时竟会是那么的顺利。

还要真要多谢信任他的父母亲。

但是,为了自己的幸福是要对不起他们这么一次了。

总是服从父母安排,遵照他们的意思生活的狄仁杰,今天就把这二十多年的叛逆一下补了回来。

待风头稳了,再回来吧。

2.

他就说怎么都喜欢把婚礼放在高山上举行,现在要打个车都是那么辛苦。时间过于紧迫。无可奈何之下,他急忙截停了唯一一辆迎面驶来的车子。匆匆打开了车门,拜托司机先生送自己一程。

狄仁杰的目的地不远也不近,到山脚的那个小商店街就好了。他得先把身上这身昂贵的礼服换了。再打车去机场,飞到加拿大。然后,水到渠成,他就自由了。等风平了浪静了,大局已定,被惹恼的对家估计也不会再待见自己。至于自家,再狠心也不至于把自己的独子宰了煲汤吧?

3.
司机是个有着闪亮蓝眸子,一头飘逸褐色短发的男子。姣好的容颜与迷人的笑靥令赶着跑路的狄仁杰看得晃了一回才回神意识自己时间不多,金色的眸子紧盯着司机,等待着答应 。

在男子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狄仁杰才打开车门要上车。这也才注意到自己截的并不是什么普通车子,是一辆暗红色的阿斯顿.马丁DBS Superleggera。他看了看车子再,看了看男子,再看了看身后的教堂,面带疑惑。

对整个婚礼并不同意的他,一切都由父母安排,而他需要做的就是乖乖待到结婚的这一天。家里也并没有再逼他去了解的意思,只是全天候的看守,让他不再婚礼前出逃。所以狄仁杰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一位是不是名单上的哪位宾客。能够驾着这种跑车奔跑在这鸟不生蛋,只有一座礼堂,优美风景及新鲜空气的高山,估计八九不离十。

然而,逃婚的心太强烈,没有再多想会不会让眼前的男子难做人,他还是上了车关上门绑上安全带,坐定等开车。反正,男子都点头答应了,可不是他逼的。

4.

车子流畅的打着弯,不可不说男子的驾驶技术的一流的。操作着这3.4秒内可达100公里的怪物,动作一点犹豫都没有的自然。

感叹之余,眼角不自觉的瞥着身边的男子。一袭白色西服到时衬得整个人非常合适,就是头上那根呆毛和嘴上咬着的小树叶真是令他强迫症洁癖症想发作。虽然说咬着小树根还添加了一些调皮感使人更温润了几分。

专心打量着身边男子的狄仁杰并没有察觉观察对象早就以眼角捉到他的注目礼。直到对上那双同样看着自己的蓝眸子,狄仁杰就像被惊吓的猫,后背的毛都炸起了并一个劲的往后退。动作之大也忘记了自己在车子里,就这样脑勺后脑勺打在了边镜。不小的撞击使狄仁杰发了了细小的哀嚎,反射性动作摸上了伤处。

透过眼角把所有收进眼底的男子嘴角弯起了好看的弧度。

一时间,车内弥漫着有些尴尬的安静。确实的说,是狄仁杰单方面的尴尬。偷看被人捉个正着,还敲到头。重点偷看对象还是个男的,应该不会被当成同性恋吧?虽然自己本来在此时此刻应该也要嫁给个男人了,可他狄仁杰不折不扣是正常性向的!

5.
“是什么事情让先生这么慌张啊?”
在狄仁杰还苦恼着自己造成的糗事之中,男子却率先打破了沉默。

倒还没想到男子会主动说话的狄仁杰本来打算到达目的地给了车钱就让他哪里来哪里去。这一出声也咋是下了他一下。

意外的,是带着与面貌有些差异的低音。听在耳里是极为好听的音调。这把声音加上那张容颜,应该有不少人会之而沉沦。但是都不关我的事...

“大抵就是要我嫁人...”这才是我的大事。听起来自己都感到好笑的一句回答。大概是有口难言已久,也找不到可以说话抱怨的对象。男子这一问就让平时寡言的狄仁杰自说自话了。只要那么一个就好,一个同样觉得男子指腹为婚嫁给一个男子是不正常的人就好了。他不明白身边那些人都吃了什么迷药,听见这婚事就像自己修了多少年的福的那样妒忌羡慕恨,说自己不知福。

他就是不认识那大名鼎鼎的李白又如何。他的生活除了来回公司,工作,吃饭,休息,就是工作吃饭休息。除了努力扩张公司版图,策划开发研究以外的外交公关人事通通都有人处理。他要做的只是发展最新的产品,审核通过最好的计划书便没有其他。

认真工作的狄仁杰大概就是富二代里的奇葩了,只认真工作度日,视花天酒地为鬼怪。花边新闻既没有他的份,也没份入得了他的眼。那就是浪费时间的东西,他看的除了经济就是世界经济还有公司旗下子公司所有的营业成果,盈或亏,如何转盈为亏。

偏偏李大少爷就是花边新闻的常客,所以狄仁杰是看过他的,只不过被误会位是那位当红爱搞事小生,叹了声好好得怎么就要这样搞坏自己声誉就又当无用资料,睡一觉就处理掉,继续他又一天的考核生活。

等他要找寻资料找李少爷把柄黑信威胁他退婚,早被对他下一步了如指掌的父母断了WiFi和一切与外界的联系。只能待在被监控地带,处理人力转进来的公司事务。

想想真是哼...

6.
“好笑吧...凭什么要我嫁给一个莫名其妙,还没有照过面的人...”

“重点我还是个男子...嫁什么嫁?”

“入赘也就算了,怎么还得嫁个同为男子的人?”

“说得真有理,什么指腹为婚的都是狗屁!”

“我不嫁不嫁就不嫁。”

“现在找不着人,我就看他们怎么嫁。自己嫁吧!”

“所以这就是你的方法吗?”湛蓝的眼睛望了过来,看得狄仁杰一阵心跳加速。怎么就有人可以长得这么好看,那带着调皮的笑也是好看极了。那样子虽然好看怎么就有一咪咪的说不出的熟悉,但是有说不出来哪里奇怪了。

“对,逼我嘛,我逃还不成吗?逼急了我就跟他们急。”

“可还真的会调时间啊,看你从教堂出来,今天是结婚日吧?”

“我是特地的,正所谓最危险的时候就是最安全的时候。我装乖听话不吵不闹就是为了今天。”

“父母见我安份了,也没有监视得这么厉害,放松了警惕。我说婚前要一个人静一静,沉淀一下心情。倒还真让我自己待在准备室。我就从后边准备好的窗口逃了出来。”

回想起来,真的该嘲笑一下那些被他耍弄的人。他的人生由他自己安排,由不得别人。

那有点嘚瑟的模样在读逗笑了男子。

“...有什么好笑吗?我可是刚刚死里逃生出来的。”莫名的被这个人笑着并没有什么不悦,反倒还是惹的自己稍稍红了脸颊。长得帅了不起。对,长得帅还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你还真是处惊不变,很镇定嘛...”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可不想赔了自己的一生。”

7.
说着这话的狄仁杰突然察觉外边的街景怎么有些熟悉,放眼望去,这不是他举行婚礼的教堂。愣了半响才整理好思绪,转头看了看驾驶座上的男人才指着他惊呼

“你!你!你...怎么折返了啊?!”

男子只眨着闪着亮光并带着笑意的湖蓝瞳孔,同样的脸上挂着一副得意你快夸我的笑容。此时此刻,在狄仁杰眼中根本就是狐狸得逞可恶的笑脸。他怎么眼瞎了就觉得他好看,根本就是老狐狸!果然看着就是爱搞事情的样子!

“你停车啊!”

“停车!”

“快停车啊!”

换来的只有那人更快乐的笑颜和油门加劲的声音。车门因为安全系统只能有中央控制开不了锁,让想要跳车的狄仁杰只能垂死挣扎拉扯着门把,眼睁睁看着车子一直开向教堂。至达教堂正门才停下。

还没来得及下车,狄仁杰已经被守在开了车门的保镖们架着去补妆准备婚礼。

被保镖七手八脚架着的狄仁杰连骂人挣扎的力气都没了,只回头狠狠用眼睛剁着那还坐在车座看着他,并挥手道别的男子。

嘴上的小草还咬得一晃一晃的。

可恶至极!

他看着他吐出草根的同时对他念了句话。对,就是草根,肮脏鬼!

顺着那唇语得到的意思,让他整个人气得一抖一抖的。

“后会有期”个屁!

恶根性!

谁要再见到你!

8.
在父母的埋怨和最后的努力教育下,终于被父亲牵着手走在了通往人生囚牢的毯子上。

“请好好对待他。”
狄仁杰全程低着头,只看着自己的鞋尖,脚下是恨不得把什么东西踩稀巴烂的力道。当然,那该死的男子的模样现在印在红毯之上,好比玩打地鼠游戏,一脚一个,踩烂他,踩死他,踩踩踩!

至到父亲把自己的手交于另一人的手上。狄仁杰还是忿忿不平的不愿配合抬头。这本就不是他愿意的婚姻。全世界祝福,他不祝福!

“我们又见面了。”

“狄仁杰。”

这声音!
狄仁猛的一抬头!对上便是温柔似水的海蓝。

“是...是你!”



彩蛋

李白本来也是没什么待见这儿戏的婚姻大事的。慢悠悠的开着跑车走马看花的晃到目的地也是他的本意。家人对他这般的态度也不敢再多说,就怕李大少爷脾气一来,来个潇洒走一回或者干脆不给面子的溜了。既然李少爷合作了,迟到好过没到,大不了事后再赔礼,最重要是把大事给成了。

心不甘情不愿的来到教堂,遇到的就是这么一个人。狄仁杰,他的结婚对象。本着不搞事情不开心的李少爷心想反正都是迟到,不介意就再迟一点嘛?

他以为看到他的狄仁杰会大吃一惊,却发现眼前的人貌似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结婚对象就在眼前,而且好像还搞逃婚。

出了名认真,信用值,声誉值极高的狄氏财团第一交把椅狄仁杰不顾一切都要逃婚,他李白是形象是差到极点了吧?不,依狄仁杰的表现而言...不要说形象,估计连印象都没有...他自认是花大少李白,知名度曝光度透明度还是很高的,好歹都三天一大报,五天一小报的程度。这人还完全没有反应,应该压根就没有关心过。

这真的伤透了有些对自己影响力很自信一下的李白了。既然你要这么伤害我幼小的玻璃心,我就看看你算个咋?

本来打算暗算别人,却是把自己算进去了。那如受惊小动物般剔透的金眸子就这样撞进了眼里,放进了心底。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形象严谨,冷静甚至有点冷漠的人会有这样难为情的样子。这反差萌还是很可以的。

一眼万年说得还真有道理。一见钟情还真有其是。他认栽。

既然看上了就没有理由让他溜了啊!看着他被自己的“后会有期”气得瑟瑟发抖,李白越觉得往后的日子就算不搞事情也会有很多趣事。

手里是那还在努力挣脱,死命角力,企图逃跑的手。李白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更是紧紧地把人掌握在手。

贴近狄仁杰的耳边,李白可以感觉到狄仁杰突然僵硬的身体,才慢悠悠的以磁性低音道“多多指教。”

我们,来日方长。

评论(17)

热度(99)